2016-05-19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 聲明稿】蔡總統的第一個任務,從到國會報告開始


                                                        2016/5/19

             蔡總統的第一個任務,從到國會報告開始


蔡英文總統將於520就任,宣告臺灣歷史上首度全面政黨輪替、民進黨全面執政時代的正式到來。這是新時代的開始,但臺灣的民主前途仍未定。我們認為,蔡總統推動民主改革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成為第一個依據憲法規定,到立法院提出國情報告的總統,並接受立委的提問,表現其推動權責相符體制的決心。

人民安居樂業的保障,來自健全憲政民主的承諾
2014年底到2016年初,民進黨連續在九合一地方選舉與立委和總統合併選舉大舉獲勝,從地方到中央都取得執政與多數優勢。國民黨也在這段期間面臨史上最大的挫敗,不僅執政縣市與立委席次的大幅縮減,更失去總統大位。臺灣兩大黨的政治版圖,雖然藍綠換位,但很少有人就天真地以為,國民黨空前的挫敗與民進黨史無前例的大勝,就是臺灣民主的終局實現。許多人仍期待著,新政府與新國會將以實際的作為,負責的態度,創造真實的改變:讓青年免於低薪、高學費與高房價之苦,讓勞動者的工作有保障且有尊嚴,讓長期照顧不再是個別家庭與女人的惡夢,讓養育小孩成為真正自由且平等的選擇,讓土地與房屋成為人們安居樂業的所在,讓政府不再是實現財團利益的工具,讓國會成為弱勢權利的捍衛者,以憲政主義為基礎、以人權為優先,讓台灣成為勇於對抗強國壓迫、追求和平、保障人權與平等的獨立國家,實現自由人與平等人的夢想。
臺灣追求民主的歷史上,已有過多次的期待與失望。新政局將實現人們的期望,或者帶來再一次的失望?這個問題目前還沒有確定的答案,但自從一月大選結束之後的發展,卻已經帶來令人憂心的警訊,也提示了迫切需要行動的方向。史上最長的看守期,也是政治空轉期,四個月的等待成為四個月的空耗:新政府緩慢組閣、分批放榜,面對日益艱難的局勢挑戰,卻因為還沒正式上任,沒有作為、自也無法被課責;舊政府則是在年度預算早已綁定至年底的制度下,表面守成度日,等待交接,實則展現出九局下半你奈我何的傲慢,將手上已然喪失正當性的政治權力,用盡至最後一刻,讓看守期成為政治上無法究責的「免責期」。

權責失衡的憲政體制,將持續侵蝕台灣民主
從多數黨組閣爭議到林全內閣的誕生,則再次充分暴露出憲政體制的權責問題。現行憲法雖規定由總統任命行政院院長,再由行政院院長組閣並對立法院負責。但立法院自九七修憲之後已無閣揆同意權,而民意選出的是蔡英文總統,何以能任由沒有民意支持的林全,組自己的閣,端自己的政策?又如果林全組的其實是蔡總統的閣,推行的是蔡總統的政策,一旦無法獲得民意支持時,何以只能究責行政院長,卻不能要蔡總統直接負責?因此,問題絕不僅是蔡總統要如何交代,現在這個以服務產業需求為主要宗旨的高齡男人內閣,實現的是誰的政治理念、誰的政治安排,又如何對之究責?而是,這樣的制度運作如何真正「權責相符」?更糟的是,蔡英文總統違反選前的承諾,兼任黨主席,理由說是要實現施政理念,亦即要藉由黨來讓民進黨多數的國會配合施政、從而削弱國會對於行政權的制衡,但其所任命的閣揆以及內閣多數成員並非民進黨員,如此,不正使得總統成為黨政權力的唯一最高中心,卻無真正的制衡機制可言?
權責失衡的憲政體制,是台灣民主的最大病源,不會因為全面政黨輪替,就自動痊癒。唯有全面的憲政改革,才能開啟台灣民主的生機。迄今,新政府沒有展現全面憲改的企圖與作為,卻充分顯示其對權責失衡體制的靈活運用,也不怯於顯露其產業經濟政策是為了少數人的利益而服務。我們擔心,虛耗了四個月之後,會不會迎來虛耗的未來四年呢?

我們拒絕接受這樣的未來。

我們主張:全面執政的民進黨不應在權責失衡的憲政體制中繼續獲利,而應該以多數黨的優勢,開啟全面憲改之路,邁向權責相符的政府體制,並且以保障人權作為最高的目標。
我們要求:蔡英文總統以實際的行動說明其施政理念,並且為其政治決定負責。雖然真正權責相符的憲政體制改變無法立即發生,但依照現行憲法,也已經提供人民對超級大總統的經常性問責方式:應立法院的邀請,到立法院進行國情報告。我們也要求,立法院決議邀請蔡總統到國會報告,並依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的規定,向蔡總統提問,善盡監督之責。這應是每年進行的憲政實踐,以建立總統與國會之間的常態性制衡關係。
我們認為,蔡總統的國情報告中,應該具體明確地說明她對以下議題的態度與施政理念:
1.      憲政機關間的權責關係
2.      中台關係
3.      原住民族自治
4.      人權保障
5.      產業政策的民主機制
6.      稅改與勞動、社會福利制度
7.      環境保護與永續發展的路徑
台灣民主的未來,不僅取決於掌權者的作為,也取決於公民的行動。期待民主新局的臺灣公民,請和我們一起為改變台灣的未來而努力,和我們一起呼籲立法院、要求蔡英文總統,為全面政黨輪替的臺灣民主寫下新的一頁,從總統到國會報告開始。



2016-05-12

浩劫重生?——從浩鼎事件談產業科技的民主治理與研究倫理

時  間:2016/5/13(Fri.) 10:00-12:30
  點:台大法律學院,霖澤館三樓1301會議室
主持人:陳昭如(國立臺灣大學法律系教授,臺灣守護民主平台會長)
引言人:
  
劉靜怡(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臺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
  
張茂桂(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周成功(長庚大學生物醫學系教授)
  
邱文聰(中央研究院法律所副研究員,臺灣守護民主平台副會長)
  
陳瑞麟(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暨研究所教授)
   *
每位引言人發言或報告時間預計20分鐘*
本演講可折抵台大法律學院服務學習二
 聯絡人:tdw2012@gmail.com.tw 
 主辦單位:臺灣守護民主平台、台大人權與法理學研究中心

► 線上報名系統:https://goo.gl/KDKt2f
► 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35224003428914/

說明:

2010年陳垣崇事件到今年2月21日開始持續引發熱議的浩鼎解盲,究竟台灣的科技、生醫研究產業發展與民主治理之間發生什麼樣的衝突?
浩鼎事件延續至今,個別的媒體評論、報導與投書,多半聚焦在生技產業與學術研究間的利益衝突,以及內線交易的爭點,然而這類傾國家公共資源/資金於特定科技產業發展之政策,所涉及的不僅僅是公開市場的不公平交易秩序,以及產官學利益輸送問題,還包含現行國會制度對於行政機關優待特定產業政策時,是否能有效進行質詢權、調查權、預算權等權能?
甚至當國會也共同參與解套時,例如2007年「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第10條規定,研究員經政府研究機構同意,能持有新創生技新藥公司創立時10%以上的股權,並得擔任創辦人、董事或科技諮詢委員。2011年修正「科學技術基本法」第6條第3項,放寬政府補助、委託、出資或公立研究機關/構於智慧財產權及成果歸屬及運用的限制。公民團體又該如何面對處理?
而總統府轄下中央研究院之定位爭議以及欠缺監督機制之檢討,更是在這次浩鼎事件中被凸顯出來,加上最近爭議不休的院長遴選的制度問題,也是本次論壇討論的重點。

民主平台希望從體制面來檢討浩鼎爭議及相牽連的議題,提出批判與建議的集體公共討論,同時也促進對於民主政治問題的審議,讓我們形成共同的知識與資訊基礎,從而進一步展開促進體制改革的行動方案。

2016-03-14

聲明/守護民主的第一張黃牌 – 對蔡主席兼任總統的四點批判與五點主張

2016.03.10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記者會


曾批評國民黨總統兼任黨主席造成黨政合一、憲政體制失衡,並承諾如當選且國會過半將不兼任黨主席的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日前宣布就任後將繼續擔任黨主席,以黨政合一來推動政見的落實。台灣守護民主平台認為,蔡英文新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決定,不僅失信於民,更將延續憲政亂象,是一個政治上不妥、體制上不宜的決定,因此舉辦記者會提出以下四點批判:

一、用毀諾來實現承諾,是自我矛盾

失信於民的政治領袖,無法取信於民。重然諾是政治人物應有的誠信,毀諾不應成為民主政治的常態。蔡英文未及上任就公開撕毀選前不兼黨主席的承諾,其理由是要落實政見,而政見就是政治人物的承諾。我們如何相信,一個毀諾的政治領袖會實現承諾?今日的毀諾,會帶來明日的守諾嗎?

二、全面憲改承諾,擱置到何時?

蔡主席曾多次表示將推動憲改,也曾簽署全面憲改承諾書,承諾擔任總統將推動包含保障人權、國會改革、權責相符的中央政府體制等內容的全面憲改。憲改是會被遵守的政見,還是將被毀棄的諾言?選後新國會開議,民進黨的優先法案中並無憲改法案。蔡主席在選後的執政準備工作中,也看不到憲改的蹤跡。如果短期內全盤憲改尚難達成,難道不應該先推動法律層次的改革,至少先在法律的層次做到總統職權明確化(總統職權行使法),並釐清政黨角色(政黨法)等問題?兼任黨主席卻擱置憲改以矯正權責失衡的憲政病狀,顯示蔡主席是準備擴大權力,卻不打算權責相符。

2016-01-18

再接再厲,推動新政治!---民主平台2015年度工作報告及捐款徵信

過去一年民主平台許多工作成果是從2014下半年就已陸續展開,所以這份工作報告會包含2014年的些許行動脈絡,讓讀者能更完整地釐清民主平台投入努力的緣起,與當時的整體政治時局和社運議題的關聯性。以下分幾個段落來陳述各重點工作進展:

一、發起新憲運動、催生公民憲政推動聯盟

民主平台2014年中積極聯合關心憲政改革的數十個公民團體,延續三一八運動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的訴求,發起了「新憲運動」,除了主辦公民憲政研討會和「新憲運動宣言」記者會,民主平台內部並成立新憲論述小組,至2015年間進行了數十場討論會,不定期邀請憲政相關學者參與研討;對外則主辦1場憲政改革論壇(年會)、合辦4場論壇、召開3場記者會等,持續發表新憲主張並監督修憲進程,讓本來缺乏關注的憲改議題成為政壇論辯的焦點。

(民主平台理事徐偉群代表憲動盟於台灣憲改藍圖會議發表憲改主張)

另一方面,2014年10月底民主平台聯合各團體成立「公民憲政推動聯盟」,簡稱「憲動盟」。民主平台擔任秘書處的工作,截至2015年中辦理了23場草根論壇、14場記者會、2次靜坐行動,以及一場近250人的「台灣憲改藍圖會議」,包括前總統、院長、政黨代表和立委皆有參與。這段期間仰賴人權、性別、環保、原民、青少、勞動等議題社團的協力,推動由下而上的新憲運動;民主平台則協調複雜的執行工作,包括近40場策略會議、無數次政黨拜會和國會遊說行程,始終扮演核心的角色。

2016-01-04

論壇報導/換湯也換藥 國會政黨政策論壇(含完整錄影)

澄社與台灣守護民主平台聯合新聞稿(2016.1.4)

澄社及臺灣守護民主平台昨(一月三日)日舉辦《2016後台灣往哪去:既要換湯,是否也該換藥?》公民與國會選舉政黨政策論壇,上午場針對2016之後的台海雙邊關係及憲政改革兩個主題,下午場則以社會公平與重要國家政策為主,由公民團體代表提問,邀請參與不分區選舉的主要政黨回應。出席對談的政黨包括綠社盟、時代力量、台聯與民進黨,而受邀的國民黨、親民黨與民國黨則皆未出席。


就台海雙邊關係,公民團體的問題集中於對中經貿政策,除了提到是否以立法規範中資等防衛性作為外,也詢問如何在兼顧政治主權、人權、環保與國際競爭的現實條件下,更積極地就未來產業發展,提出台灣的全球經濟戰略佈局等。

對此,台聯立院黨團總召賴振昌回應,台聯主張監督條例通過前不應進行談判,通過後不論談判前後都必須至立法院報告;也贊成立法限制中資。代表綠社盟的綠黨召集人李根政除了在程序上也認同監督條例通過前不應進行服貨貿談判與簽署,更認為在實質上不應接受任何犧牲平民、小農工等利益,以交換財團利益的貿易政策;世界的產業發展模式,已進入到重視勞工、環境的綠色經濟,台灣應該促進產業轉型、保護弱勢。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徐永明則認同先立法再談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