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8

徐斯儉:王立軍與兩岸關係

   中國做為一個黨國威權體制,每十年的政治權力交替是整個體制最不穩定的時刻,但也是最能讓我們窺見其政權核心本質的時刻。十八大前夕,從王立軍的出走成都美領管,到薄熙來被免職,甚至到近日傳聞甚囂塵上的周永康失勢,都在在揭示了平日我們難得窺見的中共高層權力鬥爭與派系政治的面貌:原來中共的最高權力結構,也就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九人之中,不僅果然存在傳聞已久的不和,其彼此意見相左乃至針鋒相對的程度,甚至遠遠超過我們平日的想像。一些中國研究經常稱道的有序菁英接班,在十八大前夕已黯然失去人們印象中的光環。

   王立軍的出走美領管到他被捕,以及薄熙來和周永康的失勢,固然讓我們看到中共外表看似穩固的政權,其最核心脆弱和分裂的一面,但這又與兩岸關係有何相關呢?其關鍵在於,此一事件也暴露了其政法機關對權力濫用不受制約的可怕一面。周永康是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政法委指揮公安、檢察院、法院、國家安全、以及具有武裝力量的武警。這些都是可以限制人身自由、甚至當缺乏適當權力制約時,可以做出侵害人權情事的機關。 

不應忽視人權問題

    這次北京的政爭,之所以傳出了類似政變的傳聞,就是因為周永康具有調動武警的權力,這似乎才導致了解放軍將領紛紛效忠黨中央的宣示,以及傳聞中坦克大砲的部隊調動。這些武裝力量在政爭時可以是權鬥的後盾,而在平時往往就成了侵害人權的來源。受害的不只可能是中國自己被拆遷的人民或被打壓的維權人士,也可能是到大陸的台商、學生、甚至記者。

    就在前一陣子的兩會期間,有一位向媒體爆料薄熙來的人大代表張明渝,就在人大開會期間「被失蹤」了,堂堂的人大代表,在全國人大會議期間,都可能不明不白地被沒有交代地拘禁了,更何況普通老百姓甚或在中國大陸的台灣人呢?最近中國修改《刑事訴訟法》,公安和國安機關保留了當對所謂犯罪嫌疑人或被告進行「拘留」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時,可因「危害國家安全罪」的原因不通知當事人家屬。對於這個條文的修改不力,被批評為替長期以來公安或國安單位之濫用權力限制人身自由提供了法律根據,是為其所謂「祕密拘捕」合法化。而且在正式偵查逮捕之前的此種作為階段,當事人也沒有法律權利要求律師到場協助。這些都是中國政法機關不受約束之隨意性權力擴張的跡象。

    從王立軍事件,以及上述的《刑訴法》修改,不只讓我們看到了中共政權內鬥的一面,更讓我們看到其因為此種政權本質而權力不受制約的那一面。在馬總統汲汲於與北京商談「一國兩區」的同時,是否也曾想到應該設法努力與對岸商談各種保護台灣人在中國大陸自由財產安全的協議與措施呢?請政府千萬不要說,這些事都得等兩岸政治談判時才能一併解決。

    當兩岸人民已經在頻繁往來,中國大陸人來台灣能受到我國法治環境的保護時,我國人民去中國大陸卻無法獲得同等待遇。我們的政府能在兩岸協商不斷往前推進的同時,卻不斷將人權議題無限推延嗎? 

*作者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成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