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4

顏厥安:一場已經無回頭路的民主重生戰鬥

    筆者上週曾在本專欄中提醒大家,非常可能發生重大的「台灣危機」,並且指出馬江政權的荒謬性使得他們不但沒有看到這個狀況,甚至可能自以為是地促成這個危機的發生。沒想到在文章刊出的第二天,筆者就跟著學生進入了立法院,見證了民主化以來台灣最偉大的民主場景:學生徹底佔領控制國會議場,拉起布條,組織群眾,用桌椅架起防衛工事,並英勇地對抗了好幾波保警對議場的激烈攻堅。這並非真槍實彈拚生死的陣地戰,也沒人希望如此,但是一場拚勇氣、意志、心靈、論述與道德高度的民主戰鬥,已經正式展開。

    先談一下對於此一事件的一般性看法。首先,如果九○年野百合三月學運,是累積多年民主(政治)運動所支撐出來的學生運動,如今這場運動則是一場經過多年社會運動鬥爭所孕育出來的學生運動。因此各界一點都不需要訝異這批年輕人,不但敢衝敢撞,知道如何組織、宣傳,更擁有相當扎實的知識基礎,知道如何論述辯護自己的想法與主張,如何批判反駁反對者,說服觀望者。

    第二,這場運動針對的對象是相當專業難懂的國際貿易與相關法規,所要對抗的對象則是行政、立法的國家體制,所可能動搖的,則是政治力的正當性基礎,因此這已經不可能是典型的社會運動與學生運動,而已經跨入了不折不扣的民主運動領域。學生以及所有參與者,已經不僅是要負起社運責任,而必須同時承擔起政治責任。

    第三,雖然運動的議題焦點,是反對黑箱服貿,主要的訴求是退回服貿以及優先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但是事件一開始醞釀的階段,這個運動所蘊含的能量,就不僅是服貿協議而已。正如同議場內一位年輕朋友跟筆者表達的,有一些朋友已經對這個民主失靈、權貴當道的體制感到深深的憤怒與不滿,從行政立法司法到政黨、媒體,無一不扭曲,無一不令人深感挫折失望。客觀來看,參與的成員有大量都曾參與各種社會運動,立法院議場外也自始集結許多NGO團體給予支援。一週下來,更有數十萬人次來自各地的朋友前往聲援,並且在各種場合表達對體制的不滿以及對改革的期望,證明這是一場社會進步力量,挑戰保守結構的對抗。

    觀察這場社會政治對抗,又需要注意兩點:這一場對抗自始就帶有「零和」性質。馬英九政權原本就處於正當性墜崖邊緣,馬自我安慰的唯一想像,就是透過放棄台灣利益的一連串兩岸協議來造就他自己的歷史定位美夢。即使以溫和版的退回委員會逐條實質審查來操作,服貿協議幾無過關可能,更不要說後續的貨貿、軍事互信等問題。因此馬無法接受政治基礎的徹底喪失,抗爭運動更沒理由任由民主毀壞與體制壓迫擴大。唯一的體制出路,就是馬英九全盤接受學生的主張,以和解代替對抗。但是當馬英九昨日悍拒所有要求之後,這場對抗已經走向大江東去無回首的民主戰鬥之路了。

    馬英九的記者會,內容毫無新意,但是其訊息是在召喚台灣的保守力量重新聚合團結在他身邊。所以他不是在跟學生或進步力量對話,而是在跟保守派喊話。毫不意外的,在各種可能的選項當中,像馬英九這種人物,一定選擇體制的保護,想用時間拖垮運動。

    然而馬害怕幾件事,第一,學生原本是一大群青澀沒錢無人脈的孤立個體,但是因為他們沒有包袱,不易收買,可以用體力去為未來奮戰,一旦這群孤立個體開始形成意識連結與行動串連,就會是一個巨大的力量。第二,年輕中產階級在未來沒什麼指望的壓力下,一旦喚起他們仍保有的道德同情心與熱情,加入抗議行列,將會是不可低估的後備隊。第三,保守結構的核心力量,如果發現任期已經跛腳的馬又一意孤行,反正已經無力「策動體制」來保護它們的既得利益,也可能漸次選擇拋棄這個不良資產。體制最重要的「實力」就是暴力,然而以現在的狀況來看,馬已經無力大量運用警察暴力來鎮壓群眾,更不可能動用軍隊來鎮壓。即使馬江真的這樣做,也只會引發更大動盪,加速它們的滅亡。經此初步分析可以看出,這場對抗可不一定就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無望對決。

    以運動面來看,學生已經取得相當不錯的道德制高點,這是一切民主抗爭的關鍵基礎。雖然道德高度不等於道德實力,但是這些年輕運動者這七天的表現實在太精彩了,已經為累積擴大真正的「民主力量」打下非常好的基礎。接下來就是外場其他社會運動者的實質加入陣營。以筆者的瞭解,相關的社運伙伴們已經有幾個決心:一切進步力量無保留投入的決心;長期投入這場對抗的決心;以及可能遭遇各種可能的挫敗,但仍義無反顧要開創出「民主重生」新局的決心。
   這場對抗的可能結局會是什麼?這是無法用知識來預測,而只能用行動來實踐的問題。說得更明白一點,現在已經不是「人民何時離開國會」的問題,而是某些人何時要離開總統府與行政院的問題。

    行文至此,已經傳來學生攻佔行政院的消息。幾個小時後,馬江已經下令開始鎮壓。二二八以來最重大的人民起義行動已經展開,一大群年輕人犧牲了他們青春、歲月與未來,英勇地投入這場對抗。我們每一個人,如果還有起碼的良知與勇氣,難道可以坐視他們白白犧牲而毫無成果嗎?

    筆者在此呼籲全體國人,不要害怕面對這場危機,而應該勇敢地擁抱這個契機,為了自己,為了家人,為了朋友,為了子女的未來,團結起來,加入到這場偉大的民主重生之戰當中。

*作者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台大法律學院教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