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7

5/8(四)自由經濟示範區工作坊 3-1 王榮璋 (公平稅改聯盟):減稅救經濟!好了誰?害了誰?

減稅救經濟!好了誰?害了誰? 

公平稅改聯盟召集人 王榮璋
陳惟柔整理

  自由經濟示範區的特別條例草案裡面,在第四章的租稅優惠的這個部分,我想它大概的主要目跟用意,第一個部分是根據政府所提供的現在應該叫做國家發展委員會所提供的資料,希望能夠吸引台商跟外資加強投資,所以在對於台商所匯回示範區進行實質投資的這個部分免稅,區內的事業、海外盈餘匯入示範區進行實質投資的這個部分也免稅。另外目的方面為了協助企業取的專利跟技術,所以外商提供區內事業欠缺但是急需的專利和技術授權或者是讓與,這個部分的所得能夠免稅。另外鼓勵外籍專業人士來台工作,所以外籍裡面當然也包括陸籍的專業人士,免申報海外來源所得,另外,外籍跟陸籍的這個部分,剛前面講的海外來源所得是指在最低稅賦的這個部分裡面,那同樣的外籍跟陸籍專業人士在工作或者是商業居留前三年的薪資所得,能夠半數計入綜合所得的總和,就是他的綜合所得稅的這個部分減半。另外,為了商品進出自由化,所以在農工原料和貨品輸入的這個部分稅付給予優惠,免徵關稅、營業稅、貨物稅等等相關的稅費,那外銷100%、內銷有10%可以免徵營所稅,所以就是說,自由經濟示範區裡面的租稅優惠的這個部分大概分成,免稅跟減徵的這兩個大塊。 

  台灣不只是在這次的自由經濟示範區的這個部分,我們長期以來財經發展的邏輯上面也一直都是如此,就是我們在投資,只要能夠做相關的抵減、優惠、租稅上面的優惠,它就會誘發廠商的投資能夠增加,廠商的投資增加了,他在他的營收、在他的獲利、在他所聘用的就業人數都會增加,那我們的企業主都是有良心的企業家,所以他的獲利都會反映在他的勞動報酬上面,增加勞工的薪資。所以在這裡面,營收增加、獲利增加、就業的人數增加、大家的薪資也都增加的情況之下的話,他們大家的繳稅就會增加,所以在這裡面的話我們的投資抵減和優惠,我們在這上面做減免或者是做減稅,就跟養雞賺大錢一樣,我們先花費一杯米,然後雞就會生蛋,而且源源不絕的生蛋,然後在這樣子的情況底下的話,我們的繳稅、我們的稅收事實上是不減反增的,但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嗎?各位在這樣子的邏輯裡面,其實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重點,就是在於誘發,我們的投資抵減優惠,如果沒有產生在這裡所稱的誘發的效果的時候,各位我們的稅收就會是淨的損失,如果這個誘發沒有發生,誘不出來沒有發生的話,那我們就會產生損失。那在台灣到底我們的狀況是如何?我們的租稅跟我們的經濟成長跟我們的失業率的關係裡面來看,長期以來我們從1995年一直到2011年,我們看到的情況裡面,當我們的租稅負擔降低,我們的失業率反而增加,那在這個部分的話我們的租稅負擔率的增減,事實上跟我們的經濟成長率是無關的,所以就是說,我們的經稅的政策事實上是有問題的。 

  我們看到的是,我們非要減稅,我們的經濟不得自由嗎?我們講說自由經濟示範區,這裡面非常重要的一個是,我們要有自由的經濟就必須要獎勵投資,然後要獎勵投資一定要稅賦做減免才可以達到,所以同樣的,自由經濟等於稅負減免,真的是如此嗎?在去年十一月的時候有所謂的管租之爭,也就是行政院在這一個案子要定案的時候,管中閔先生,我們的管爺說,在這個條例裡面,拿掉了租稅優惠,特別條例還剩什麼?簡而言之,反過來看,特別條例裡面,從他這一句講話裡面,這是很多媒體通通都有報導的,不是我在旁邊偷聽聽到的,就是可以說應該是在去年的11月16號的媒體報導,反過來他的這一句話的解釋,是不是我們的特別條例,自經區的特別條例裡面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租稅優惠。

  那同樣的就是說,朱敬一,我們的前國科會的主委回他,如果只想用減稅作為刺激產業、吸引投資,這是執政者最偷懶的方法,這是執政者最偷懶的方法。那我們再來看樣本,上海自貿區裡面,是不是所有的自由經濟的前提一定要有租稅的優免,在上海的自貿區的這個部分的話,他的資產貧富的增值部分,可以在超過五年的期限內,分期繳納所得稅,照繳只是他讓他分期繳納。那另外,在試點的這個部分,股權激勵個人所得的這個部分也是分期納稅的政策,那最多的這個部分的話,他是對自貿區內生產企業和生產性服務企業,他進口他所需的這些機器,我進口我投資,就是說要投入生產的這些機器設備,然後貨物的這個部分予以免稅,只有到這樣子的程度,他沒有對他的所得稅、對他的關稅、對他的貨物稅等等的這個部分做出減免,所以從租稅的角度來看,上海的自貿區的這個部分,事實上是沒有所謂租稅優惠的,那上海能我們為什麼不能? 

  另外,其次來看到日本總合特區,他們在地方總合特區,日本的總合特區授權給地方政府,他可以來訂定優惠優免的條件,所以在茨城縣政府,他規定如果新增雇員當地的人民到一定比例的這個部分,他才給他優惠,他有特殊的條件,在條件上面有要求。那在筑波市政府的話,他提供土地作為綠藻,因為他們主要在發展綠藻的產業,然後做驗證測試的時候,可以獲免他的固定資產稅和程式規劃稅,如果新增雇員到一定的比例,他給與一定的固定資產稅的貼補,他不是優惠而是政府給他相關的貼補,但是前提是在2016年3月以前要從事所謂他們的國際戰略總合特區的指定項目,所以他即便給相關的租稅優惠,但是他有條件,有特別的要求。但是我們在我們的特別條例裡面沒有看到這個部分。 

  那我們在官版的稅損評估裡面,我們拿到的這個部分的話,表示我們的稅收在所得稅的稅收利益上面可以淨增加2.92億,但是同樣的在去年,他們所提出來的報告裡面,我們看到的是稅損一點一四億,一來一回的話差了將近四億多,我們就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才是真的。第二個部分的話,在這裡面我們剛講我們的的這個部分,包括所得稅、貨物稅、關稅等等這些稅賦,但是在這裡面他的稅損評估事實上只有所得稅的部分,那我在這裡特別再引用的這個部分是,我們的管中閔先生,他在102年8月8號所提出來的報告,在第一階段推動,也就是說我們在自經區條例要立法之前所做的推動,我們在預期在103年就是今年,他在第六項效益的這個部分的內容是,它促進民間投資,在103年的這個部分會增加新台幣二百億,增加國內生產總額在今年可以達到三百億,在103年同樣的也就是說今年會創造高達一萬三千人就業,然後在104年自由港區的貿易值將可以突破一兆。 

  另外,創新經營模式裡面最佳的物流方案多泊拆併櫃海運快遞專區農業MIT的品牌等等,就是說有這麼大的效益,這是在102年他們所提出來的評估報告,各位,在今年,都將一一實現,我們有感覺到嗎?我們有感受到嗎?我們可以相信這樣子的評估嗎?如果真的這麼好,真的有把握可以做到那麼好,我們何須示範?為什麼要示範專區、特區來做示範?我們乾脆全島都一併如此這般的來實行不就好了嗎?所以這是真的嗎?自經區它減稅所造成的影響,我想,我在早上透過我們的網路直播來聽我們很多的前面先進的成員等等都有提到,在前店後廠然後境內關外的原則跟前提底下,同業的產業不進去他就會自取滅亡,因為他在租稅上面有不同的規定,所以它會不會造成磁吸的效果,大家爭相要去裡面,如果不能設廠也要設點,設點了之後的話,我在其他的地方的工廠可以比照,如果不進去就沒有辦法跟同業來競爭,區內磁吸那區外就會空洞。各位,以台灣的產業來講的話,我們到時候的情況會是,我在區外的繼續保留,我在區內的這個部分另外開設,還是會是我在區外的這個部分我就裁撤、裁併,然後移到區內去,那在這樣子的情況裡面的話,那是不是真正有增加的效果?其實我聘用的人數還是一樣,如果我在廠區裡面的規模沒有增加,我只是從區外搬到區內,或者連搬都不要搬,我只要設點之後,就會是境內關外,在這樣子的情況底下的話,事實上只有達到砍稅的效果,我們沒有實質增加的情況跟結果。 

  這裡面它也複製促產條例、產創條例裡面一路以來減稅的迷失,我們的政府一直相信減稅萬能,以致我們的稅基一而再、再而三的流失。我們看到促產條例在98年要落日的時候,我們政府在99年訂定了產業創新條例,要來銜接所謂的產業政策,在這裡面,我們的營所稅從25%降到20%,並保留研發創新、人才培訓、營運總部跟物流中心,四個功能別的租稅獎勵,後來在政黨競爭的情況底下,民進黨要求降到17.5%,執政的國民黨、我們的政府輸人不輸陣,一口氣降到17%,並在這個情況底下,保留研發創新獎勵,其他的三項,這次已經在政策上面決定、已經討論確定的事情,但是我們看到這些其他取消的租稅獎勵,又在新的特別條例裡面要逐步的借屍還魂。這樣的情況,我們從25%降到17%,我們在營利事業所得稅的這個部分降了三分之一,在這裡面,沒有換到任何雇主的承諾,他的稅收少了三分之一,我想從99年以來,這稅收少了三分之一的情況跟結果,事實上也沒有分享給我們受雇者、給我們的勞工,但是我們在稅收的這個部分、在營所稅的這個部分,卻是一路的降低跟下滑,這樣子的情況裡面很明顯的可以看到,台灣、我們國家的稅租依存度,什麼叫稅租依存度?就是我們各級政府的稅租全部加起來,到現在來講的話,大概一年是二兆七千多億,我們一年各級政府,所有中央地方然後三級政府,所有加起來大概2兆7千多億,我們有關的從租稅上面所有的收入只有一兆六千多億,也就是說我們現在一年在租稅上面的依存度只有60%左右,如果不要說這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家庭或者一個企業,他的財務事實上也是岌岌可危的,但是在這個部分的時候我們依然要做減稅。 

  我們的國際投資之所以不振,在六年前,馬總統執政之前,他相關的政策和政見裡面還有他一路這樣施行以來,最早的時候認為是兩岸沒有直航,所以我們的兩岸協議直航,之後他認為我們的稅率太高,然後我們降稅,降遺產稅、將贈與稅,讓他累進稅率最高可以達到50%的這個部分降到單一稅率10%,然後我們的營所稅從25%降到17%,結果我們的投資依然不振。又認為要靠簽屬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也就是ECFA,到現在又講要吸引國際投資的話,要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但是實際的情況,這些種種的政策,當然最後這個特區的部分還沒有通過,但之前的情況裡面,我們實際來看,我們的FDI,也就是國際直接投資的金額,從2008年的這個部分五十四點三億美金降到二十八點一億、二十四點九億,然後在2011年是負的十九點六億,到2012年是三十二點一億,這樣子的就說效果、這樣子的就說理由、這樣子的就說原因,其實一再一再的恐嚇我們,每一次在這個上面要做調整、要做改變的時候,都會恐嚇我們或者是給我們畫一個很好的大餅,這樣子的話國際組織會增加,但是從實際的情況裡面來看其實沒有增加。 

  那除了稅收的損失以外,在這個部分,我們從過去的加工出口區、工業園區、科學園區、生技園區、機械園區、農業園區等等的經驗裡面我們可以看到,自經區的第二階段也就是特別條例立法完了之後,事實上會誘使各個地方政府競相來增設示範區,那我們就會有更多的蚊子館產生。以科學園區的作業基金來講的話,到目前已經負債高達一千兩百八十四億,他除了會造成我們的稅收損失以外,更加地造成我們國家的財政負擔。那我們看一直告訴我們,譬如說我們要靠減稅來吸引。我們在做國際比較,在租稅負擔率這個部分的話,台灣到2010年大概我們降到十一點九,目前大概在十二點一及十二點二左右。那不要跟其他的美國、德國、法國等等這些國家比,我們常常喜歡跟香港、新加坡來互做比較,就是說香港、新加坡比我們還要高,那中國這個部分的話,事實上他們在加稅這樣子的狀況底下。所以台灣我們的經濟不景氣事實上不是因為我們的稅收太高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官員無能,我們所有的無能基本的情況最後處理及解決,基本上就是用減稅來做解決。這個表裡面的話有三條線,黃色是我們的租稅負擔率,然後藍色是我們的歲入佔GDP的比率,紅色是我們歲出佔GDP的比率。我們可以看到我們歲入和歲出的部分漸行漸遠,那在這個部分我們國家的財政怪不得就瀕臨破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