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9

顏厥安:也許台灣新憲 才是真正島嶼天光

    國會佔領運動期間曾經提出「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的主張,雖然相較於退回服貿或先立法再審查,這是一個抽象,內容相當不確定的主張。但是佔領結束後,台灣應該進行修憲以解決憲政危機與僵局的聲音,倒也在政壇與社會各界引發不少迴響。

    在三三○的群眾大會上,曾問群眾,愛不愛台灣?台灣是不是自己的國家?兩個問題都獲得群眾壓倒性的肯定回答。但是沒有辦法問下去的問題是,「台灣有沒有自己的憲法?」如果沒有,是不是應該制定自己的憲法?問不下去,倒不是因為這涉及統獨藍綠,而是因為這個問題會引發「困惑」,而這種困惑,不在專業知識的缺乏,而是公民對憲政體制認知的模糊與距離感!

台灣沒有憲法

    中華民國有一部憲法,然而台灣卻沒有憲法。曾有論者指出,修憲權源自於制憲權,既然已經七次修憲,實質上等於確認了台灣人民擁有完整制憲權,甚至可以說已經「制憲了」。暫時不論這個看法在法政理論上的意義,也先不要計較目前這部憲法的名稱,九○年代以來的歷次修憲,也許可以說是進行民主化的「政治工程」,但是卻還談不上是一場「政治運動」。這幾次修憲除了要讓憲政機關獲得「自由地區」人民投票之民主正當性外,主要都是為了解決政治菁英現實政治操作上的需求,而與人民的憲法意識無甚關聯。

    這當中還有個重要的背景是,民主化與本土化之趨力,必須與統獨認同分裂的危機相互妥協,為了保護民主,必須政治團結;為了政治團結,不得不先放下制憲與獨立建國的「激進」路線,而代以增修條文修憲以及總統直接民選的混雜形式,有限滿足了各方面的需求。
這種比較少有的,動員群眾支持各種改選與直選,卻又壓抑制定新憲法的民主轉型方式,不但讓許多重要的議題擱置未決,例如轉型正義、政黨(黨產)、公投、財政、中央與地方等,也讓已經獲得選舉權的群眾,逐漸與憲政議題疏離,對於憲法長期無感。除了投票、競選與候選人,人民普遍對於民主日常運作的「體制」問題漠不關心。

    感謝三十秒的粗暴通過以及三個星期的國會佔領,這個狀況似乎有了根本性的移動。近來一份民調指出,有很高比例民眾認為現行憲政體制不能解決問題,也支持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甚至還表態支持內閣制。即使單次民調的可信度與穩定性仍可質疑,但大致可以確定的是,只有很少的人會認為現行體制「沒有」重大問題,「可以」解決重大政治爭議,因此「不需要」推動憲政改革。

    眼前憲改的第一個態勢就是:這是公民憲改與社會力憲改的肇始,人民已經漸漸開始對憲政問題有感,而且這個有感的大方向就是:這部憲法實在很爛,讓人民很討厭的政客不用下台,人民很反對的政策也無法改變,所以非要好好修改一番不可。因此政治與學界菁英們要注意了,現在再也不可能搬弄華麗學術詞藻(實則反動修辭)來唬弄人民,試圖阻撓人民追求良善憲政體制的意向。未來幾年社會力將檢視監督,看看政學界人士會發明什麼說法來阻擋憲改。

一次世代憲改

    第二個重要的憲改態勢是,這將是一次「世代憲改」與「未來憲改」。人們常說,重大公共議題難解,例如房價、國債、年金等,受害最大的是年輕世代。但我們很少檢討,那最大的受益者會是哪些中老年人?肯定不會是所有中老年人。以憲改難以加速的特性,固然難以期待立刻以新體制來解決老問題,但是難道我們因此要用老體制來陪葬新世代嗎?年輕世代已經唱出世代正義與「未來在哪?」的序曲,沒有退路,只有前進,中老年的既得利益集團還能抱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憲法「條文」繼續玩下去嗎?

    本次的佔領運動中,浮現了一句激動人心的口號:「自己國家自己救!」很有趣的,將近四十年前,一位憲法運動的前輩曾經寫下:「但是,我們台灣人的自由、和平、與生活,仍時常受到外來政權的蹂躪。因而,我們決定以自己的力量,來維護自己的自由、和平、與生活…」。比這早幾年的一九七一,當時台大學生洪三雄、陳玲玉等,發起了爭取言論自由的運動,並質疑老「法統」與國會為何不能改選。一直到二十年後的一九九一年,國會才全面改選。

    任何的民主與憲法運動,都是「歷史性」的。我們既不能忘記歷史,也不要忘了,我們現在的所作所為,都要以二十年、四十年後的觀點來界定。當年國會不能全面改選,只能「增補選」的主張,一如現在只能用「增修」條文修憲的自我侷限。現在的中華民國憲法,其實就是最後的法統。再過二十年,連學運領袖都變成中年大叔時,還有多少人會依戀這個憲法殘影呢?

    前面引文留白的「…」是:「於此,我們結合,以創設獨立的台灣共和國」,那位前輩是許世楷先生。十餘年後的鄭南榕就是因為刊載這個「台灣新憲法草案」(引文為草案序言)而遭圍捕,最後殉難。因此除了言論自由與台灣獨立,鄭南榕也可說為了「新憲法」的「理念」而殉難。

     雖然舉目四望,現在推動修憲、制憲確實困難重重,單是修憲程序就會讓人挫折不已。但是只要秉持新憲理念,回顧歷史先行,閱讀憲草序言,常想著自己國家自己救,那麼我們的一切維護台灣自由、和平與生活的努力,就不會白費,這個島嶼天光的新憲運動,也注定會邁向成功。


*作者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台大法律系教授
全文刊登於2014年5月19日 自由共和國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