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8

林敏聰:社會民主作為「新憲」運動的核心價值

        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憲法應該能夠反映出這個國家的人民在民主政治與社會核心價值兩方面的基本共識。藉由呈顯在憲法上的共識,具體地凝聚人民共同生活的政治基礎與社會秩序。

        台灣的共識需要政治民主與社會民主兩個面向。前者是我們較熟知的基本人權自由的保障與民主價值在政治體制上的實踐。後者涉及的卻是在主流社會仍然缺乏的分配正義與對於經濟體制的反思。在全球化的大環境與兩大政黨長期盲目地追求短期經濟效益與快速成長的政策下,社會貧富差距不斷的惡化,薪資階級的實質薪資已長期停頓甚或倒退,這些都已讓台灣逐步地邁入一個可能動搖我們政治民主基礎的「崩世代」。在教育、勞動、居住等社會權與財富分配的極端不平等下,已經嚴重危害到現代民主政治運作所需的社會團結基礎。政客與資本集團形成的政商聯結,更成為台灣經濟與政治利益的壟斷者與背後的操盤手。

        三一八運動爆發的表面原因是反黑箱服貿,但能召喚台灣社會廣大力量的參與及支持,其實是因為台灣人民對於長期扭曲的經濟體制與社會分配正義的傷害的最大反撲。而自由貿易只是眾多台灣經濟思維的迷思之一。

        因此,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作為三一八運動的重要訴求之一,不只是要求對於政治民主體制的改革,更期待著對於世代正義、經濟體制有更深層的反省與改變。所以,不僅政治民主,還有社會民主的核心價值應該也在憲法裡受到保障。新憲運動的主要目標,不僅在建構一個能夠實踐政治民主的體制架構,也在尋求在憲法的層次裡,能夠實踐公平正義的經濟與社會體制。憲法裡應有的社會權保障,不僅是要實踐具體的社會福利,同時也應該是台灣經濟發展與財富分配的前提。

        社會民主的經濟體制應該在憲法的層次來討論與確認,市場經濟應該在勞動權、產業民主、分配正義等基本進步價值的前提下來運作。而這些進步價值不僅不是經濟發展的負擔,更是經濟永續發展,並實踐社會資源公平分配的重要社會推動力。如同德國總理梅克爾在最近的演講中所強調的,永續的原則不僅包含了經濟的效能、環境保護,也應同時把社會責任納入思考。因此,經濟政策不只是一個單純的經濟問題,它同時也要面對我們經濟發展背後的政治價值與社會目標,以及世代正義的原則。我們必需清楚的認知到,不同的經濟體制,將帶來不同的政治後果與社會形貌。長期而言,一個掠奪式的經濟體制,將會深深地腐蝕掉我們享有的民主政治體制、自由的價值以及下一代的生存空間。

        新憲運動是未來台灣社會團結的重要基礎,它代表著台灣社會對於國家整體改造的渴求。目前政府的經貿國是會議,則是意圖以政經分離的迷思,來逃避台灣公民社會對於政治、社會核心價值問題的討論。最後筆者要強調,經濟也應該是個憲政問題,而社會民主經濟體制追求的目標應該是,如何在現代民主與社會市場的體制下實現社會權與公平正義。我們呼籲各政黨,回到公民憲政會議來面對台灣憲政體制的問題,推動新憲,建立台灣在社會民主與政治民主兩個核心價值的共識。


*作者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會長
全文刊登於2014年7月28日 自由共和國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