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2

蔡宏政:「豬的哲學」 轉生復活

    從陳水扁到馬英九政府以來,「拚經濟」喊得震天價響,拚來拚去,成為一個混亂的政策大拼盤,其結果是平均薪資退回他們兩任政府之前的水準。

    「拚經濟」成為一個癲狂的咒語,充滿聲音,卻了無意義。於是,開始有一種反動的修辭從陰暗的棺材角落中飄散出來,據說台灣經濟成長率最好的時代叫蔣經國時代,在那個時代執政者勤政愛民又清廉自持,對國家大政深謀遠慮又魄力施政。

    所以一個羞於啟齒的「豬之哲學」轉生復活:只要收入過得去,威權政治也可以。這是國民黨政府長期輕視人民的統治神學,如今也具現在民進黨自以為媚俗的「顧佛祖,也要顧腹肚」。

    兩黨傳遞給中共政權的「台灣共識」是,只要價格適宜的話,台灣人的自決權也是可以買賣的。因此,一個兩千多顆飛彈對準台灣的敵國,派到台灣「代天巡狩」的官員卻受到元首級的國安禮遇,而抗議這種自虐性「待客之道」的台灣公民則受到國家暴力的直接矯治。台灣政治菁英以一種自視高人一等的謀略,時則庸俗傲慢的權錢交易,體現了當前政黨政治的道德變態。

    經濟活動是人與環境互動,用以產生生活所需的物質,所以首要的重點在人們如何定義自己的「生活所需」,這意味著物質生產活動必須從屬於一個社會集體生活願景的建構。因此經濟發展的目的不是GDP的成長,而是人民的福祉,而何謂人民福祉最終而言必須由公民社會自己加以定義的。

    「自由經濟」的無限制推展只會導致階層化社會,所以資本主義社會的良好發展必須在「自由經濟」與「自由社會」之間取得均衡,而維持這個均衡最重要的組織性力量就是政府,因此社會發展、經濟發展與政治發展共同構成三位一體的國家發展。

    過往威權國民黨政府以經濟發展做為權力壟斷的正當化理由,凌駕於公民社會之上。以經濟發展為名,勞工可以公然被壓榨,土地環境可以配合被汙染,大資本家可以擔任以黨領政的國民黨中常委,裙帶資本主義在全球經濟上升的時代為自己戴上國家領導發展的桂冠。威權的政治、血汗的積累、馴服的社會是蔣經國時代國家發展的三位一體結構。

台灣發展的困境

    當前台灣國家發展的困境在於社會已不再馴服,但政治與經濟菁英卻還懷念著威權與血汗的美好。台灣經濟的未來在於產業技術創新帶動高利潤、高工資與高消費,從而提升日常生活的品質。但是產業技術創新必須源自於能夠產生創新想法的生活想像(例如,對環境友善的綠色能源與有機農業如何與資本積累相協調),更複雜的知識管理、技術學習與分工(也就是更密集的人力資本與社會資本),以及新的社會土壤(例如,創新投資失敗後能夠保有穩定生活與再就業的社會安全體系)。

    太陽花運動的根本底蘊就是在呼喚這種社會與經濟發展的重構。這個超越藍綠的新時代呼喚目前已經四野浮動,唯有回應這種呼喚的政治人物才能橫空出世,定義下個時代的台灣。


*作者蔡宏政為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會員、公民組合發起人
本文刊登於2014年7月21日自由時報言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