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8

論述出版/思想翻牆與知識接力No1. 佔領國會運動


本書收錄22篇民主平台成員在2014年佔領國會運動期間的公共投書,由秘書處編輯發行,將贈送給定期小額捐款或單筆捐款超過500元的朋友,如另有索取需求歡迎來信或親至民主平台辦公室購買。


思想翻牆後的知識接力 代序

林敏聰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會長

318 那一夜最令人驚動的是,一群學生與公民團體成員以具體的肢體行動,越過立法院那道牆,進入議事大廳,抗議議會民主失能,並宣告佔領國會。事件引爆點雖然是起於國民黨在立法院粗暴地以黑箱程序意圖偷渡兩岸服貿協議,但 318 運動期間以及後來所帶動對於憲政 民主體制的反省以及社會分配不公、世代不正義甚至對於經濟體制等等的批判,卻也促成了另一波的「思想翻牆」。無形的思想藩籬有時比具體的圍牆來得更堅固與可怖,「思想翻牆」所需要的自我批判與心智力量,也正是許多參與這場運動的人至今還不斷努力面對的課題。

翻越思想圍牆之後,持續面對的是台灣現實上的困境與未來出路的不確定性,當思想運動不再僅限於移植國外的思潮,或只限於保持距離的批判言論時,我們的下一步難題則是台灣核心價值的選擇與公共政策的具體聯結。不僅僅限於一些單一政策與法律條款的修正,更包含 了人民對於未來憲政、經濟體制的反省與未來理想社會願景的想像與抉擇。面對這些內外艱難的議題,台灣亟需一個從內而外、由下而上所形成的社會共識作為共同家園的基礎。

要形成這個基本的社會共識,沒有長期的「知識接力」作為公民社會 民主討論與審議的起點幾乎是不可能。一個從台灣在地長大的「知識基礎」可以是不同主張與意見論辯的焦點或平台。對於台灣未來抽象思考與具體現實的連結,也正是「知識接力」努力的目標之一:面對 關鍵而且複雜的公共議題,從核心價值到具體政策方向與出路的思考與提出。甚至藉由一步一步地朝向建立一個對於具體公共政策有所影響的「公民智庫」,公民團體/社會不僅是台灣社會的批判者與翻牆者,也將共同成為一個形塑台灣未來的參與者。

「思想翻牆與知識接力」系列文集第一集紀錄了許多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成員在 318 佔領國會期間,對於這個思想進程的參與。雖然距離一個理想的公民智庫還相當遙遠,但在思想翻牆之後,很多人卻已很清楚地理解到跨越自己專業知識高牆的重要性,並積極地投入另一個長 期的知識接力。我個人也深深期待,這會是台灣另一個思想階段的開始,或許也是 318 運動一個最深遠的影響。


編輯言

這本文集收錄 318 期間 (2014/03/17-04/14),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的成員們透過公共書寫而成的 22 篇短文,向台灣社會提出四個重要思考方向,包括:「318 佔領國會運動的正當性」、「對馬政府 318 期間回 應的釐清與解構」、「台灣內、外部問題的診斷」,以及「台灣的下 一步」。

一、「318 佔領國會運動的正當性」

劉靜怡所寫的「當佔領變成青年的唯一選擇」指出當人民可用的法律,以及窮盡一切途徑都遭到刻意阻斷,對政府的信任崩解,除了行使抵抗權,還有什麼選擇?葉浩寫「退回服貿,才是民主」,是以投資者和理專的代理投資關係,比喻人民和政治人物的授權關係。當政治人物毀棄民主政治下所追求的正義與公開透明,人民要求退回服貿,並且撤回對政治人物的授權,有其正當性。而顏厥安「一場已經無法回頭路的民主重生戰鬥」一文,與陳翠蓮所寫的「從楊逵到魏揚」都提到 323 佔領行政院的行動。前者定調這場運動是一場社會進步力量挑戰保守結構的對抗。但權力者並非選擇與進步力量對話,而是對保守力量進行喊話與集結,企圖以體制的保護及時間來拖垮運動;後者提到當權者為鞏固權力,總是透過體制、媒體污名化民主運動者。 而葉浩在「太陽花學運破壞了「法治」?」中,指出法治並非僅是政府依法行政的統治,更關乎其行使權力時的法律依據本身,其制定過程必須符合程序正義,內容必須符合實質正義。因此,太陽花不僅不是破壞法治,更是落實法治精神。陳昭如在「春光關不住」,從 319 回顧到 411「路過」中正一分局事件,依大法官釋字 718 號解釋,人民這樣的偶發性、緊急性的集會遊行,是不應採取許可制的的重要基本人權。

二、「對馬政府 318 期間回應的釐清與解構」

劉靜怡在「別再迴避「認真談判」和「實質參與」的基本民主要求」一文中,提到馬政府透過放大行政權、緊縮立法權,迴避服貿案的實質審查(逐條審查、逐條表决)。徐偉群寫「粗暴闖關的錯在哪裡」,提到張慶忠的粗暴無誤,闖關不能弄假成真。延伸說明服貿案非行政命令而是法律位階,明確立法權的監督範圍,以及國會可個別審查的論述。而陳吉仲也在「從經濟學角度回應馬總統的談話」一文,提出與中國簽訂服貿或先與歐美日簽訂 FTA,對台灣經濟不同的影響情境與應有之策略。劉靜怡與邱文聰也在「回覆馬英九:迫切的兩岸協定締結條例」文中,列出馬英九對運動的回應,實屬刻意誤導的理由。而徐偉群在「沒想三項承諾,只有三個圈套」文中,定調馬政府在 329 的三項回應,是三個圈套。官曉薇則是於「為什麼我們不要行政 院版兩岸協議「快速通關」條例?」中,指出政院版比過往國民黨於 1997 年提出之版本更為限縮立法院的審查權(除了通過與否,還有附修改意見通過),同時,仍有三十天審查未完視為審查之條文。


三、「台灣內、外部問題的診斷」

顏厥安寫「是否會發生「台灣危機」?」一文,指出 1997 最重要的一次修憲,除了凍省外,當時還引入(現在少提起了的)「民主鞏固」 和「危機社會」的概念。

吳啓禎與林敏聰先於「反黑箱服貿運動 悍拒體罰式經濟治理」一文,提出服貿這件事至少有兩大問題,首先它反映了非常狹隘的功利主義,其次是它忽略了社會團結與主體能動性對創新經濟的重要性。而一個社會要想進入創新驅動模式,必須具有深厚的科技實力、多元的價值體系與緊密的社會組織,這些條件需要在一個重視社會團結與主體能動性的環境中才能培養出來。缺乏這些條件的經濟體系,斷難擁有足夠的動態創新能力。再者,兩位所寫的「從一則淘金預言透視反服貿背後的經濟理性」,是以淘金預言指出政府的關鍵角色如何合乎理性與情意的利益分配與風險分攤,面對同樣的外部機會,不同的內部治理與準備,會有不同的結果。中國與服貿非單純的經濟問題,背後有不同商業活動邏輯所有的政治後果與社會意涵,另一篇「大象如何跑進房間裡?大國擺弄下的台灣經濟」則是台灣引入大象(中國黨國資本主義)同時也落入美國資本的產業圈套。台灣現在不是開放不夠,而是不當開放的結果,完全棄守「技術自主」、「糧食自主」與「能源自主」,完全喪失經濟自主性,受美、中大國所擺弄。

顏厥安在「憲政危機與民主重生時刻」中,提到從憲政危機所來的佔領國會行動,開創有民主重生可能的公民憲政會議,並盤點目前憲政危機在體制根源性的問題。陳昭如寫「憲法解凍,民主重生」,解決憲政危機,必須透過修憲。要能修改憲法,必須解凍憲法。現行修憲 規定是在 2005 年為鎖死當初立委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等重大制度變更,防堵未來再次修憲而大幅提高的修憲門檻,也因此實際凍結憲法,冰凍人民與憲法的關係。而徐斯儉在「太陽花吹響憲政大改革的號角」,拉出這場運動多層次板塊政治地震的三個結構性脈絡,包括 1) 我國憲政制度的深層危機;2) 社會正義與世代正義的危機;3) 國家認同與中國因素的脈絡。

四、「台灣的下一步」

劉靜怡寫「1% 的會議如何解決憲政沉痾」一文,指出馬政府無論在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或是經貿國是會議的因應,都顯露出馬政府在目前憲政體制權責不清導致的權力失衡,又在無其他直接民主機制可以補救(文稱「超級總統制」)的制度庇護下,仍是在保衛特定(1%)利 益的思維,操控服貿協議的審查,以及窄化國家問題的議程設定。

顏厥安分別在「把學運轉化為民主運動」以及「佔領離場 結構壓迫仍待挑戰」,提到 318 一系列佔領國會運動從服貿爭議提升為更全面和深刻的民主議題。公民憲政會議不是退場條件,是具備更大民主潛力,可讓更多第三方參與的潛在管道。因為,兩岸關係缺少真正的法律控制,是本次運動最核心的主題,而社會正義與人權保障也是非要處理不可的問題領域。政治改革意識不能一直鎖定在「馬金江」政權的親中、專斷與暴力,畢竟服貿僅僅是運動的議題,結構壓迫才是運動的能量來源。「馬金江」是隨時可以替換的虛主詞,但是如果沒有政治結構改革,補齊了「程序民主」的施政作為,仍可能換個面孔繼續執行結構壓迫。在運動終曲的離場宣言中,「社會民主」概念終於也短暫浮出,台灣新政治主體性已經浮現,也許下一步就是進行憲政結構的社會民主改革,即使這個改革的前景目前仍是模糊的......


我們將贈送此書給定期小額捐款或單筆捐款超過500元的朋友,如另有索取需求歡迎來信或親至民主平台辦公室購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