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4

聲明/守護民主的第一張黃牌 – 對蔡主席兼任總統的四點批判與五點主張

2016.03.10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記者會


曾批評國民黨總統兼任黨主席造成黨政合一、憲政體制失衡,並承諾如當選且國會過半將不兼任黨主席的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日前宣布就任後將繼續擔任黨主席,以黨政合一來推動政見的落實。台灣守護民主平台認為,蔡英文新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決定,不僅失信於民,更將延續憲政亂象,是一個政治上不妥、體制上不宜的決定,因此舉辦記者會提出以下四點批判:

一、用毀諾來實現承諾,是自我矛盾

失信於民的政治領袖,無法取信於民。重然諾是政治人物應有的誠信,毀諾不應成為民主政治的常態。蔡英文未及上任就公開撕毀選前不兼黨主席的承諾,其理由是要落實政見,而政見就是政治人物的承諾。我們如何相信,一個毀諾的政治領袖會實現承諾?今日的毀諾,會帶來明日的守諾嗎?

二、全面憲改承諾,擱置到何時?

蔡主席曾多次表示將推動憲改,也曾簽署全面憲改承諾書,承諾擔任總統將推動包含保障人權、國會改革、權責相符的中央政府體制等內容的全面憲改。憲改是會被遵守的政見,還是將被毀棄的諾言?選後新國會開議,民進黨的優先法案中並無憲改法案。蔡主席在選後的執政準備工作中,也看不到憲改的蹤跡。如果短期內全盤憲改尚難達成,難道不應該先推動法律層次的改革,至少先在法律的層次做到總統職權明確化(總統職權行使法),並釐清政黨角色(政黨法)等問題?兼任黨主席卻擱置憲改以矯正權責失衡的憲政病狀,顯示蔡主席是準備擴大權力,卻不打算權責相符。

三、憲政體制權責失衡

現行體制下,總統為三軍統帥,直接任命行政院長,主持國安會議,決定國安大政方針,實質上可決定一切政策;擁有司法院長、大法官、檢察總長等重要人事提名權,甚至可以直接任命最高法院院長。如此大的權力,究責機制卻非常微弱、間接。彈劾與罷免總統難如登天,總統也不需要直接對立法院負責。兼任黨主席,擴大了對黨籍立委的控制權,將來只要「主席」不願意,立院也做不出邀請「總統」國情報告的決議。此一兼任,等於「反轉」了此一監督機制的「發動權」,限制了立委的主動性。因此,究竟是總統兼任黨主席,還是黨主席兼任總統?

四、政黨變成一言堂

總統兼任黨主席以落實政見的原理是,透過黨來達成行政立法的一致化,要求統一行動、壓制異議。未來黨籍立委對政策的「不同意見」,必須先在「黨內」提出;總統/行政團隊的政策決定,則可透過「黨主席/黨中央」來「壓抑」立委的反對。如此一來,區域立委的基層民意,不分區委員代表的公民團體、弱勢族群的意見,反而都無法透過「國會」對行政院的監督直接提出「強力反應」,而要被「黨機器」先行過濾。以最受黨意影響的不分區立委擔任立法院的正副議長,是第一個例子。日前下令黨籍立委不得提出不同版本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是第二個例子。行政與立法的「兩院關係」,被「黨內紀律」所取代,一言堂的黨(主席)意,終將凌駕民意之上。馬政權的歷史經驗殷鑑不遠。蔡英文既以政治公平之名要優先處理國民黨黨產,也應該為政黨法制的民主化付出相同的努力。

民主平台會長陳昭如表示,在一月總統與立委大選之後,台灣的政治進入新局,民進黨首度取得國會絕大多數的席次,並以巨大的差距贏得總統大選,將展開全面執政。國民黨在選後的衰敗顯示其無法成為有力的反對黨,擁有萬貫家財卻不知如何是好,等著被轉型正義。民進黨滿手好牌,卻不知如何開打,選後新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主席忙著展開拜會財團產業的行程,甚至在昨天還拜會應該被轉型正義的對象宋楚瑜討論轉型正義,這些現象讓我們憂心不已,而蔡主席宣布將以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決定,讓我們認為已有從公民團體的角度發出警告的必要,因此站在守護民主的監督立場,對將全面執政的蔡主席,吹哨子,舉黃牌,提出警告。

劉靜怡表示,蔡未上任就毀棄承諾,不知道她將還還要毀棄什麼曾給出的承諾?她曾經承諾的憲改會實現嗎?在選後的國會優先法案中,在她選後的行動中,我們都看不到願意。在宣布將兼任黨主席時,蔡英文誠實地表示她違背了自己的承諾,但這是政治情勢不同的安排,但沒有人知道,究竟是什麼樣政治情勢的變更?她會承擔,但究竟要如何承擔呢?即便不談總統身兼黨主席如何協調院際紛爭,但毀諾就是毀諾。

邱文聰則表示,蔡主席指責國民黨的黨產是個魔戒,但總統兼任黨主席也是一個魔戒,而且只有持有魔戒的人才能解開。現行憲政體制是一個權責不符的體制,總統在被選出之後四年都不需要面對民意負責,卻有權任命行政院長,這樣的體制無法權責相符。在英國式的內閣制總理向國會負責,在美國總統有國會制衡,但現行台灣的體制下,總統手握政黨政治的大權,但不需要面對國會。在現行體制下,過去的政治實踐經驗可以看到是無法權責相符。憲改可能不太容易,但呼籲蔡英文至少有法律層次改革,例如優先制定總統職權行使法。

涂予尹進一步指出,蔡主席不應將民主機制矮化隱身在相對不透明政黨機制運作下,而應該正視憲改,政黨雖非政府機關但影響民眾的政治生活並型塑政策,卻相當是準機關,應立專法而不是現行零散的法規,處理黨內民主,政黨財產的問題。選罷法的修正也是非常重要的,應廢除選罷法中有關比例代表喪失黨級即失去立委資格,因為不分區委員代表的並非黨意,應該是少數以及弱勢的民意及其權益的保障,修正選罷法第七十三條第二項才能使選舉政治步上正軌。

對於權責失衡,政黨不民主的狀況,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臺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進一步指出,蔡主席該做的事情不做,不該做的事情卻去做,例如兼任黨主席。總統與國會之間的這道門是否該打開?現行憲法就有總統可以到國會報告的規定,只是從未被實現,如果兼任黨主席有總統行政立法權一把抓的疑慮,那是不是應該先讓黨籍立委在國會做出邀請總統到國會報告的決議,請蔡總統到國會報告國安大政方針,快則五二零之後馬上。國會畢竟是決策的一環,國會應該好好進行政策辯論,只有不民主的國家才會是一言堂的政策辯論,憲法絕對不可讓國會變成一言堂,而總統也不應該把政黨變成一言堂。甚至總統有意願的話,可以到國會跟議員進行政策辯論。顏厥安也表示,蔡主席說企業可以拍桌,但拍桌的前提是同桌,弱勢團體有機會跟蔡主席同桌嗎?恐怕,得先敲門才行。他認為蔡主席應該對弱勢團體有更積極的作為,特別是之前承諾過的關廠工人和長照政策。

最後,陳昭如表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將持續監督民主的發展,如果將來有更嚴重的民主亂象,將會舉紅牌提出更嚴厲的警告。在此,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提出五個主張,請蔡主席以行動建立人民的信心,儘速開啟動權責相符的憲政體制與政黨民主改革,降低兼任黨主席的政治決定對體制的負面衝擊,促進憲政民主:

一、新總統到國會報告,建立憲政慣例
二、制定總統職權行使法,規範總統職權的行使,進一步推動權責相符的憲政改革
三、修改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建立國會對重大政策的辯論制度
四、制定政黨法,推動政黨民主化
五、廢除選罷法有關比例代表喪失黨籍即喪失立委資格之規定


記者會時間:2016年3月10日(週四)上午十點半
記者會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C會議室
記者會主持:陳昭如(臺灣守護民主平台會長,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發言代表:
劉靜怡(臺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台灣大學國發所教授)
邱文聰(臺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員)
涂予尹(臺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淡江公行系助理教授)
顏厥安(臺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現場錄影影片連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