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1

【平台監事投書】顏厥安/ 加害者真相調查

【平台監事投書】顏厥安/ 加害者真相調查
自由共和國》顏厥安/ 加害者真相調查

2016-08-01 06:00
顏厥安/台大法律系教授、「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
十年前的七一五,一群親綠學者針對陳水扁總統的貪瀆提出聲明,呼籲陳總統辭職。七月廿六日又在馬場町舊址提出「壯大公民社會、提昇台灣民主」的聲明,其中提到:「因為過去政權所為的不義沒有獲得妥善的處理,使得我們無法共同耕耘民主的未來」,從此「轉型正義」成為台灣民主發展與公民社會的一項重要訴求。一年多後,「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成立,該會對轉型正義的說明,指出「對從事政治迫害的人,必須在法律上或道德上予以追究」;「對過去的不義選擇遺忘和忽視,意味著不願對防止將來的不義負任何責任」。十年後的七月,不當黨產條例完成立法,「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也列入了優先法案。
然而令人遺憾的,同一時間蔡英文總統竟然提名了「威權履歷」顯赫的謝文定先生出任大法官以及司法院院長。面對質疑,謝與挺謝的迄今言論出現了頗多典型的心虛修辭。首先是隱瞞。謝文定的正式咨文履歷始自一九八五年的北檢主任檢察官,刻意隱瞞七八年開始經手多起政治案件的資歷。威權加害者的典型表現就是隱瞞,除非經過追查揭露,否則加害者就是一副若無其事的繼續過日子。謝的大膽高段數在於竟然還透過蒙混與表演,多次獲得民進黨重用與提名(不清楚民進黨是慵懶疏漏還是共謀隱瞞)。
其次是淡化。謝文定多次表示,他只是接受長官指派「協助」偵辦,刻意淡化自己的角色。謝當年是年輕,但是並非年幼無知,且地檢署將近五十位檢察官,謝不但多次被指派處理政治案件,美麗島事件更是「專案小組成員」,處理完江南案後就升官獲獎,往後一路順遂至今。此等角色都可用「協助」一語來淡化無痕,那納粹的罪人豈不只有希特勒,威權統治也只能追究兩蔣?
第三是虛偽。政治人物假惺惺就罷了,謝文定竟說年輕時讀到美麗島被告之辯詞會忍不住落淚,實在太超現實了。許多被告不就是謝自己偵訊的嗎?偵訊家博難道不是移轉林宅血案焦點的不當偵查作為嗎?當年謝不是跟媒體表示家博涉有重嫌嗎?收押、刑求、起訴,都是別人的責任,不收押不起訴又都是自己的功勞,實在太虛矯了吧。
第四是誤導。美麗島事件並非司法案件,而是套著司法外衣的「政治迫害」。事情發生三十幾年後的今天,如果還看不懂這點,不是糊塗,就是刻意誤導。至於江南案,如今也不乏證據指出,檢方配合政治外交的損害控管,導致該案多年來始終「水落石未出」。
謝先生可能也自知此點,因此近來反覆強調自己都是「本於良心」。然而良心往往只是一個空洞的意念,重點在於表現於外的言談與行動。蔣介石束髮以來,「無時不以耶穌基督與總理信徒自居」,他的種種作為應該也是本於良心吧?法律人訴諸良心,應該是要反抗暴政,而不是為服務威權、蔑視法治找藉口。更重要的是,即使以當時的法律來看,整個司法迫害集團的種種作為就是各種犯罪行為。年輕的謝檢察官不了解違法之命令不需要/不應該服從,專業有問題。年長的謝委員長迴避面對此事,禁得起自身良心的檢驗嗎?
總統府高層曾提出「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的說法,相當令人訝異。一方面這絕非事實,否則怎會有民主運動、民進黨與民主化呢?另一方面,為了討好當權而選擇服從且積極配合者,如今即使沒有法律責任,至少也有道德責任吧?起碼絕不該提名任命其擔任重要公職。當然,這都是轉型正義複雜艱難的倫理問題,期待能在更完整之真相基礎上進行更多個案討論。
雷根總統曾提名金斯柏格(D. H. Ginsburg)出任大法官,卻因為大麻風暴,金斯柏格在白宮宣讀聲明表示願意撤回自己的被提名(實質上是雷根政府施壓)。因此蔡總統願意主動撤回提名最好,不然可參考這個自行引退模式。要是都不行,民間只好要求立法院「雙重」的「先立法再審查」:不但要先修改立院職權行使法的人事審查程序,使其更加嚴謹;還要完成促轉條例立法,然後先依照促轉條例進行調查、還原真相,才有立法院審查的空間。「促轉條例」草案規定「平復司法不法,得以識別加害者並追究其責任…,及還原並公布司法不法事件之歷史真相等方式為之。」因此前述的要求,也僅是依照法律的剛好而已。
七一五宣言的發起人就有曾被刑求的美麗島受難者。民進黨立委也有因刑求失去一耳聽力的受難者之家屬。寬厚的台灣人民並不會真的要追訴嚴懲,但是識別加害者並追究責任釐清真相,是轉型正義的基本功。感謝蔡總統獻出「謝文定案」,讓加害者真相調查有了「第一案」。而民進黨的立委們也總不能一邊嚷嚷要優先通過促轉條例,一邊卻同時服從黨紀而護航謝文定吧?再引用一次:「對過去的不義選擇遺忘和忽視,意味著不願對防止將來的不義負任何責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