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6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撤換人選是起步 改革必須接續✋

【會後新聞稿】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記者會
撤換人選是起步 改革必須接續
時 間:2016年8月16日(週二)上午10:30
地 點:台大校友會館3樓3C會議室
顏厥安 (民主平台監事,台灣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陳昭如(民主平台會長,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鄧筑媛 (民主平台志工團團長)
徐偉群(民主平台理事,中原大學財經法律學系副教授)
涂予尹 (民主平台理事,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理教授)
關於總統府8月14日撤回司法院大法官並為正副院長提名咨文一事,臺灣守護民主平台今(16日)天上午召開記者會,民主平台肯定蔡總統撤回這次備受爭議的司法院正副院長並為大法官的人事提名咨文,我們期許這是邁向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的起步,但也強調追究轉型正義加害者真相的腳步也才剛開始,並不會因為總統撤回這次人事提名而停止。我們也認為應該開啟人事提名審查程序的改革, 因為總統依憲法享有不少人事提名權,但目前欠缺一套完善相應的法制,例如總統提名大法官的程序規定相當簡陋,也欠缺實質的內涵,國會事實上也沒有實質審查空間的機會。
平台會長台大法律系教授陳昭如表示,7月11日總統提出這次有爭議的人事咨文,我們在查閱資料後於7月19日揭露謝文定的威權履歷,他是中壢事件的蒞庭檢察官;美麗島大審的訊問檢察官也是專案小組的重要成員,參與確認起訴事實的會議,無視當時黨外雜誌都清楚指出幾乎所有被告都遭刑求的事實,逕而採信遭刑求的自白;他也是林宅血案訊問家博的檢察官,對於家博不在場的事證沒有積極的查實,對遭刑求的說法沒有積極查證,在欠缺明確事證前提下,便將家博以殺人罪被告偵辦並限制出境。在江南案,謝文定當時已是主任檢察官,按理並無須蒞庭,但為了掩蓋更高層的涉案而親自出庭,限縮調查範圍和起訴對象,這些種種的質疑謝文定都沒有正面的回應我們。在蒐集這些歷史資料過程中,我們更面臨政府檔案資訊不夠公開的問題。三周前依據檔案法申請閱覽的資料到現在都還沒有下文,我們將依據政府資訊公開法再次提出申請,以繼續追查威權時期的加害者真相。第二,總統曾於我們至總統府拜會質疑威權履歷時提出威權服從論,在引發軒然大波之後,總統府新聞稿澄清其意在於說明問題在體制不是個人,但這樣的說法完全無視任何威權體制的運作都需要個人配合這項事實。再者,也有一些批評者認為批評威權履歷,是將所有威權時期在政府任職者皆視為加害者。但加害者追究在各國都是個案審查,本會即秉持個案審查的原則,具體指陳謝文定被提名人積極加害的威權事蹟。最後,威權合理說也反映出多數人對於威權歷史的不了解,我們呼籲,應該要在法學教育中加強對威權歷史和轉型正義教育的法律史教育,讓法律人不會因為對過去歷史不了解而支持了威權合理說。
投入挖掘謝文定威權履歷的平台青年志工鄧筑媛,也針對轉型正義加害真相的揭露進一步指出,轉型正義必須以真相的揭露為根本,透過對於真相的揭露,進一步用究責、教育、立法等等其他方法,讓社會可以確實了解國家權力會如何服務威權,而我們又該如何不再犯同樣的錯誤。只有透過加害者真相的揭露,才有機會走出不威權的司法改革。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是密切相關,台灣的威權體制主要是透過有偵查、有審判的司法模式來進行,其中多半透過軍法審判體系來進行壓迫,也有部分是進到司法審判體系,但我們對於司法實務運作並不了解,我們就容易輕易接受上命無法被拒絕、執行者沒有選擇餘地的想法,而無法對於司法權力結構問題提出反思。台大法律系顏厥安進一步指出,總統有責任繼續進行追究加害者的調查。
司改要如何進行總統的決策思維至為關鍵,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系副教授徐偉群表示,總統的價值與決策思維從林全內閣就不斷出問題,這也反映出總統絕對不是一個價值中立的總統,他必須擁有價值取捨和對問題的判斷,他必須要有明確改革的意志,而不是一個沒有價值立場、空泛的溝通平台,這是不適格的政治領導人。他強調改革必須由上而下避免黑箱分贓作業,但這不意味總統是旁觀者,他必須揭露他的政治意志和決心。從內閣人事到這次人選的爭議,一再顯示蔡總統新舊並陳的價值理念和思考模式,如果蔡總統依舊是派系優先的考量,人事任命就會變成一場大拜拜,也會持續影響人民對他的信任度。肯定蔡總統承擔責任的說法,但責任的承擔必須是從這件事一開始的決策模式責任的承擔,而不是到最後才撤回時才說要承擔。趁這機會重新贏回主導權,這次經驗未嘗不是一個契機。
有關司法人事程序的制度化部分,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涂予尹助理教授表示,民主平台在乎的不只是個案的適任性的爭議,我們更在乎所有憲法上總統人事案的審查程序,必須要建立一個長遠的制度。這次爭議凸顯大法官的提名限制規定很簡陋,總統該做哪些事,國會要如何接招更涉及對總統對民主程序的堅持到什麼程度。並以美國歐巴馬總統提名賈蘭德(Merrick Garland)接任前任過世的前任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大法官一職,歐巴馬要求大法官適任資格必須是有憲法意識並有多元的社會經驗,而且接任者提供給參議院的個人資料說明表,單僅本文的部分就有141頁,附件更多達2千多頁,是這樣嚴格的質跟量的審查要求。反觀這次這組被提名人所提供的資料,合計至多就是17頁,其中真正自述的經歷的部分只有4頁和5頁。蔡總統說要承擔責任最好的方式,就是下次7個大法官人選的介紹說明方式,需要公開說明,至少要求要實質的交代過去經歷,積極的要求人權履歷、憲政意識,公開說明絕對不可以包含威權履歷。其次,總統必須給國會一定期間審議,這一次的人事案還涉及國會審查程序,平台會晤民進黨柯建銘他親口證實,原本是打算在第一次臨時會就進行人事同意權行使的。涂教授呼籲,即便是依照民進黨所提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草案,從提名到審查也必須至少是一個月,而且要可以辦理聽證,但從民間團體的立場認為甚至要更久,因為須要有時間發酵和充分發揮公民審議的機會。制度設計上除了聽證制度,還必落實記名投票以對公民負責。蔡總統說要謙卑,謙卑最好的表現方式就是要限制自己的權利改革自己,難得民進黨有全面執政局面,千萬不要浪費大好機會,才是對憲法負責。
最後,會長陳昭如進一步補充指出,這次爭議也更加凸顯了民主平台之前曾召開記者會質疑總統兼任黨主席而造成國會一言堂的弊病,從總統原本企圖在第一次臨時會利用黨團的國會多數通過人事案這件事來看,總統兼任黨主席會弱化國會功能,也充分露總統職權的制度有很大問題。我們呼籲在各種不同會議之間忙碌奔波的蔡總統,應該深刻地思考透過憲政改革來解決僵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