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監事投書】為什麼賴神第一槍就是指向勞工?----勞檢趨嚴,中南部中小企業把氣出在「一例一休」 - Taiwan Democracy Watch

最新消息

2017-11-15

【理監事投書】為什麼賴神第一槍就是指向勞工?----勞檢趨嚴,中南部中小企業把氣出在「一例一休」

為什麼賴神第一槍就是指向勞工?----勞檢趨嚴,中南部中小企業把氣出在「一例一休」
張烽益,民主平台理事,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

引言:《勞基法》不到一年間大轉彎,很難想像,這是同一個政黨執政所為,這種史無前例的快速再修法,除了非是政黨輪替,否則幾乎沒有發生過。同樣的執政黨、同樣的總統與立委,唯一不同的閣揆。為什麼賴神會做出這種政策髮夾彎? 
十一月九日,行政院會通過了再修法版本:每月加班上限可提高到五十四小時但三個月上限為一三八小時,休息日加班改為核實申報,特休假不強制結算薪資可遞延一年,每七天強制中斷工作例假一天廢除、輪班間隔從十一小時縮短為八小時。
  
史無前例的政策髮夾彎
  
《勞基法》去年底才在立法院三讀修法,並在今年一月開始施行,在經過勞動部宣布六個月不開罰、不執法的輔導期後,本來七月要開始執法,不過,彰化、南投、花蓮等縣市長紛紛大反彈,表示將不執法。九月初曾對一例一休修法表達不滿的台南市長賴清德接任行政院長,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要再度修正《勞基法》。
  
回顧《勞基法》修法歷程,二○一五年國民黨執政時,朝野共同將每週工時下降為四十小時。一六年底因應上回修法所新產生的休息日,因此,新規定休息日加班計算方式,並強制七休一、特休增加並不能遞延等,這些都是在縮短工時、強化勞工休息權的大政策方向下邁進。
很難想像,這次的再修法這是同一個政黨執政所為,這種史無前例的法令快速再度修改,除了政黨輪替,否則幾乎沒有發生過。例如《國民年金保險法》的大轉彎,是在○八年國民黨重回執政之後、新總統馬英九五二○還沒就任前,就由農會派立委發動,推翻原訂即將在十月實行的立法,把原本要併入國民年金的農保,重新讓它復活。

賴揆這次鐵了心再修法,綜合他自己與執政黨的描述,支持他的最大驅動力包括:許多勞工想加班多賺錢,企業也想給勞工加班,但因法令限制卻不能加,真是殘念啊!既然是勞資雙贏、互蒙其利,沒人反對,就應該要改啊!

壓力來自台南傳統中小型製造業

這種說法,就好像有個企業主說,有個勞工說時薪八十元也願意做,不過,因為法定時薪一三三元,他付不起所以反而害這個可憐勞工沒工作,所以國家不應該立《勞基法》這個惡法啊。難道,賴揆走訪基層聽到這種說法也要點頭首肯嗎?
一年前的修法與現在都是同一批立委,賴清德上台幾乎是政黨輪替地換腦袋大修《勞基法》,難道去年民進黨所有立委都吃了迷魂藥被騙了,而突然間都被賴清德叫醒了?還是,去年蔡英文帶領民進黨重回執政,氣勢正旺,不敢得罪他的最佳拍檔林全院長,大家都隱忍在心底?

民進黨立法院委員、總統都沒變,唯一的不同就是賴清德。地方諸侯出身的賴清德,從台南市國大、立委到市長,長期在台南市耕耘。他的政治日常就是每日勤走基層,拜訪樁腳接受民眾陳情。他每天接觸的所謂民意,不是企業主就是自營作業者,人數更多的基層勞工其實都在上班,想遇見也遇不到,而八萬名台南最高薪的南科員工的勞動條件與權益,台南市政府完全毫無置啄的餘地。

台南的傳統製造業中小企業特別多,這有別於台北的金融商業白領重鎮以及高雄的石化、鋼鐵造船等大型公民營企業,還有桃園新竹的高科技電子半導體聚落。上述地區多是大型產業,不是工作規律、實施周休二日就是有能力吸收成本;而中南部從台中、彰化、南投到台南的許多傳統產業散佈,規模小,靠微利拚出口訂單,淡旺季差別大。

中南部中小企業是民進黨死忠兼換帖

上次《勞基法》強調休息權的修法方向,讓台南傳統產業休息日加班的成本大增,企業趕工調度彈性大降,自然叫苦連天。

中南部的中小企業正是民進黨的死忠兼換帖,還記○八年民進黨總統大選時喊出的搶救「三中」中南部、中小企業與中下階層嗎?因此這次是自己人內部崩盤的搶救大作戰。

難道賴清德過去擔任市長時,沒有受到勞工的壓力嗎?答案是,勞工根本沒有管道給賴清德壓力。

法律的落實,要靠檢查與處罰,《勞基法》的落實就要靠勞動檢查。過去台灣的勞動檢查體系,除了直轄市之外的縣市,就歸中央勞動部設在北中南三地的直屬勞檢單位負責。因為勞檢經費與人員有限,重點多放在勞工安全衛生的檢查,對於勞動條件的檢查幾乎付之闕如。一五年之前全台灣三六一名勞檢員,且大都集中執行職業安全衛生檢查業務,勞動條件的勞檢件數在一四年僅有職業安全衛生的六分之一。

因此,非直轄市的勞工如果要檢舉企業違反《勞基法》,只能向勞動部的勞檢單位申訴;即使檢查出違法,也要再交給縣市政府裁罰,平均裁罰率不到三成。

勞檢大增,一例一休成代罪羔羊

由此可見,過去非直轄市的縣市,《勞基法》的落實度實在低得可憐。這形成違法者沒事,守法者是傻瓜的劣幣驅逐良幣現象。縣市層級的勞工不滿,自然也不會燒到縣市首長,行政院宣稱的中小企業隱形冠軍,就是這樣以低勞動保護打造出來的。
但是這情形到了一五年有了震撼性改變。由於近年來台灣過勞死事件頻傳,因此,勞動部職安署在一四年九月推動「督促事業單位遵守勞動條件相關法令實施計畫」,當年先補助一.一億元,隔年開始每年補助約二.九億元給直轄市及縣市政府,總共將新進用三二五名勞動條件檢查員。勞動部補助地方政府大量進用勞動條件檢查員的結果,使得勞動條件勞檢的件數大增,從一四年的一二二七七件,大量增加到一六年的六七一九四件,成長五.四倍。

更不巧的是,一七年《勞基法》有關配合一例一休的工時修法施行之際,遇上勞動檢查員大量增加的時代,造成許多業者接受勞檢被處罰後,而將責任完全歸咎給「一例一休」,使得「一例一休」成為,要求再度修法。

中南部中小企業主對《勞基法》的大反彈,賴清德只不過是以一種現實主義的態度來反應回饋,這是一種不企圖改變現狀,只滿足眼前利益需求的所謂「務實」政治路線。

執政者別忘了政黨是如何輪替

不過,民進黨別忘了,一六蔡英文以一個局外人承擔民進黨的一筆爛帳,重新奪回政權,所依賴的絕對不是現實主義的政治路線,更不是一個只要滿足「就讓勞工可以加班賺更多錢,不是很好嗎?」這種低層次選民服務式政治手段。

一六政黨能夠再輪替,是選民一種新的生活、經濟的價值選擇。沒錯,這很不政治,不過卻席捲了人心。執政者難道忘了自己是如何取得政權?(本文刊登於新新聞周刊一六零二期,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出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support T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