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新聞稿】打破憲政黑箱 啟動全面憲改 記者會 - Taiwan Democracy Watch

最新消息

2017-09-27

【會後新聞稿】打破憲政黑箱 啟動全面憲改 記者會

【會後新聞稿】打破憲政黑箱 啟動全面憲改 記者會
民主平台提起行政訴訟 要求總統府資訊公開
聲請法院傳喚陳菊、黃重諺、劉建忻等人


時間:2017/9/27, 14:3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C會議室

民主平台會長陳昭如教授表示,我們今天召開記者會、正式向高等行政法院提出,有關總統府資訊公開案的行政訴訟,我們認為總統職權的行使應該有相當程度的公開透明,讓人民監督。今天記者會的目的,我們要打開憲政黑箱,才能夠啟動全面憲政改革,建立一個權責相符的憲政體制!也希望蔡英文總統/蔡英文主席可以朝這個目標邁進。

總統蔡英文於去(2016)年10月1日公開表示將每週召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下稱決策會議),以加速決策的效率和進度,並於3日召開第一次的執政決策協調會議。為了解該重要決策機制的參與者與過程,我們在去年11月21日,依據政府資訊公開法向總統府申請決策會議的會議相關紀錄,申請內容包括:開會通知、與會名單、討論議題、提案和表決內容,會議紀錄資料等。總統府於12月9日公文函復以「餐敘和會後發言人轉述會議內容」為由拒絕提供,民主平台在今(2017)年4月11日依法提起訴願,但總統府訴願委員會於8月1日駁回民主平台的訴願。民主平台將月底前正式遞狀提起行政訴訟。陳昭如表示,即便這個會議已經停開,但是這些作成重要決定的會議本身,還是具有重要性。另外,決策會議也牽涉到總統職權定位爭議。前幾天民進黨全代會中,蔡英文總統/蔡英文主席也宣示了憲改的主張,我們認為藉由釐清決策會議的爭議,到底現在的總統職權如何行使是非常重要的。

受民主平台委託的鄧思文律師表示,決策會議的結論都是由前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轉述,實際上會議中有作成哪些決議、會議紀錄或相關文書,到底存不存在?內容又是什麼?當然有受到全民監督的必要。而總統府訴願審議委員會駁回我們的主要理由,竟然附和總統府單方的說法,主張調閱總統府相關單位確認與檢查本府公文及檔案管理系統,確認過沒有相關資料存在。但查閱媒體的報導資料,這些資料合理推論可能是存在的,例如高雄市長陳菊參與會議的報告資料,甚至是黃重諺提供給媒體的參考資料,和媒體的報導是有出入的。這些事實問題在訴願中都沒有獲得釐清就將我們駁回。陳昭如表示,這麼樣重要的會議竟然沒有任何會議資料或是紀錄?這是無法想像的。

釐清這些問題的辦法之一,我們主張法院應傳喚前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前代理秘書長「劉建忻」,會議承辦人以及與會相關人士(例如高雄市長陳菊),來釐清到底有沒有相關的會議資訊和紀錄。

民主平台理事涂予尹助理教授,他從資訊公開法的角度表示意見,認為總統拒絕人民知的權利,而且沒有善盡說明義務。涂教授指出,決策會議就算不適用政府資訊公開法「應主動公開」資訊的範圍,但是今天總統府收到人民要求提供這些資訊的請求,他應該要做成一個合義務或合目的性裁量,根據行政法院相關實務見解,就是原則上應該要公開,例外才不公開。而且不公開的理由必須要適用政府資訊公開法第18條第1項規定。行政機關應該要具體衡量公開和不公開的利益後,才可以做出決定,但是不管是總統府或是訴願委員會駁回我們的理由,都沒有看到理由是什麼?利益衡量的關鍵有是哪些?更何況我們申請的項目包括連與會名單等這些資訊,都無法提供。這些事項都與政府資訊公開法中保障民眾知的權利和民主參與的目的相關。

民主平台副會長邱文聰副研究員,進一步指出本件訴訟本身是目的也是手段。除了要釐清資訊公開的目地以外,同時也是達到另外一個目的的手段,也就是藉由這個案釐清憲法上中央政府體制,由其是總統跟行政院、行政院院長和其轄下的各部會、地方首長跟行政權還有總統之間的關係為何。我們希望藉由這個案子將總統實際上如何行使職權攤在陽光底下檢視,凸顯出現在憲法下總統職權的權力和責任不相符的狀況。邱文聰進一步舉例,這樣的情況在過去總統李登輝、陳水扁也發生過,總統希望站在第一線對行政決策作出決定,但在課責上總統卻有機會直接迴避掉。這樣的憲政制度設計是有問題的。

顏厥安進一步指出,嚴格說總統在憲法上幾乎沒有真正的職權,也不是行政權。賴清德說他是最高行政權,這反而符合憲法規定,而總統和行政院長職權的矛盾,一定會越演越烈。另一個誤解,認為總統有外交、兩岸和國防權力,憲法也沒有這樣規定。這幾個部會事實上也在行政院之下。反而是憲法上總統職權模糊空間的問題,才是爭議不斷的主因。台灣對基本人權的保障,大致而言還是朝正向的方向發展,但是體制則相反,長期卡在權責不清或是有權無責等等問題上,任由政治人物隨心所欲。經驗上顯示,總統已經是憲政最大亂源。蔡總統想要干預行政權或是外掛機制等等,這些都已經顯露出跡象。最後一點,任何選票都不是空白授權支票,即便有六七百萬的選票都不意味總統有無限制授權,總統職權終究要依照憲法,如果憲法有模糊空間,這就是啟動憲改最重要的原因。

民主平台希望藉由這個案件,釐清總統的權責,作為開啟全面憲改的一個起始點。民主平台監事顏厥安教授指出,蔡總統和前總統陳水扁都分別拋出憲改主張,今天就是一個啟動憲改的時間點。
記者會線上轉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support T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