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監事投書】杜文苓:​六輕爭議是政府治理失靈照妖鏡 - Taiwan Democracy Watch

最新消息

2018年1月30日 星期二

【理監事投書】杜文苓:​六輕爭議是政府治理失靈照妖鏡

​六輕爭議是政府治理失靈照妖鏡



◎杜文苓: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教授/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

網路媒體「報導者」上周發表了調查報導「六輕營運20年:科學戰爭下的環境難民」,從許多角度探討矗立於濁水溪南岸的石化王國。相較於2010年柯金源導演《福爾摩沙對福爾摩沙》探討台塑污染問題的經典紀錄片,「報導者」7年後的六輕專題,讓我們看到了污染爭議依舊存在,但台塑與地方的關係曲折轉變,指認污染的科學則愈趨複雜。

麥寮居民對六輕態度從抗爭轉向共存,是因為科學調查出現查無污染的迥異結果嗎?似乎也不是,記者循線追蹤地方環保局、環保署中區稽查大隊、廠商、不同公衛學者的研究,即便難以證明某煙囪排放之特定污染物與居民某一種疾病成因有直接關係,所有事證仍直指污染問題的存在,呼應著六輕周遭居民經驗中罹癌親友增多、葬儀社生意興隆的生活日常,但離六輕最近的麥寮居民卻難以承受污染的社會標籤與污名化。而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甫於兩個禮拜前出版的《台灣空氣品質治理展望工作報告》更指出,即便2013-2016年間全台PM2.5呈現改善趨勢,但一些工業測站卻呈現惡化狀況,其中台西、麥寮更名列其中(p.29)。

但污染證明的科學爭議越演越烈,卻凸顯了沉痾已久的環境治理失靈問題。早在2010年台塑六輕發生爆炸工安事件後,六輕就屢以科學證據不足為由挑戰指控者,導致事故的環評審查,必須走了20個月才能下「對環境造成不良影響」結論。

一個農業為主的縣政府,即使加入環保署中區稽查大隊,整體環保人員編制也難以監督巨大的六輕;而任何環保單位開出的罰單都要受到台塑不成比例的挑戰,造成承辦人必須不勝其擾地勤跑法院,地方監督人力流動頻繁成為常態;運用外包委辦的方式補足人力缺口,還須面對好不容易訓練養成的人才,被受管制監督的企業挖角;上述地方環境監督窘境,早已上演多年,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透明足跡」去年發現台塑在10個月內有265筆超標違法紀錄無一被開罰足以證明。此外,國家標準設定的採樣方法無法反映即時污染狀況的局限,以及只有法規列管之污染項目監管等問題,更早已不是新聞。

顯而易見的是,若制度上無法改弦易轍,面對資源雄厚、政商關係密切的大企業,將繼續面對管制不足的永恆困境。政府應認真面對上述問題,尋求解困之道。一些可能的作法包括,在污染管制科學的應用上,更開放地引入健康風險研究,以及學術界與民間研發的各種監測「參考方法」,如此不僅可以提供更多污染全貌的理解,也可以帶入建設性的公民監督力量。

又如,如果能使蓬勃發展的空污微型監測(空氣盒子)成為環境監督系統網絡之重要一環,或環保署目前投入的4年1萬個微型感測器,可以透過公民參與進行有意義的布點作業,透過制度的肯認與設計,讓更多公民在監督過程中被賦能與賦權,或有可能拉近現實政經結構中管制失衡的資源距離。政府也應善用許可證發放或展延機會,要求廠區環境監測必須搭配周界社區的參與監督,使監測的防護網不是污染者說了算。

媒體再度揭露一個面對六輕環境治理失能的政府,也宣告傳統環境管制方法無以回應民眾健康風險的疑慮。政府要扭轉治理困境,解決問題之道不在更多的監測儀器、技術證明污染,而是翻轉制度槓桿,創新地發展與社會協力方式,敦促企業負起改善環境、降低污染風險之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support T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