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會】人民期待你們做的,你們還沒做到——蔡英文執政兩周年民調 - Taiwan Democracy Watch

最新消息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記者會】人民期待你們做的,你們還沒做到——蔡英文執政兩周年民調



人民期待你們做的,你們還沒做到
——蔡英文執政兩周年民調


時間:520日(周日),下午13:0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C會議室

主持人:涂予尹(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助理教授;民主平台副會長)
發言代表:顏厥安(台大法律系教授;民主平台監事)
              宋承恩(英國牛津大學博士候選人;民主平台理事)
              曾昭媛(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民主平台理事)
              洪申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
              陳昭如(台大法律系教授;民主平台理事)

───────────────────────────





【會後新聞稿】 文字檔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簡稱民主平台)延續去年曾經以「憲政體制與蔡總統執政周年調查」為題進行網路民調。今年我們延續此一作法,於514日至18日進行「蔡英文執政兩周年調查」的網路民調,有效樣本數1,001份。針對憲政體制(總統到國會報告、推動憲改、總統府秘書長的法律定位)、兩岸關係(九二共識、台灣對中國的民主防衛機制)、社會福利(長照與幼托)、年金改革、勞基法修法爭議、同性婚姻政策與修法、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環境與能源議題等進行網路民調。

  民主平台涂予尹教授指出,這次調查結果顯示受訪者的年齡相對年輕化,相對高學歷,不過政黨傾向分布平均,和市面民調結果差不多。針對蔡總統執政滿意度這一題,有14%表示滿意,比起半年前我們所過的民調下降,其中民進黨支持也有過半(50%)表示並不滿意施政品質和表現。有幾個題目是延續題目但也有根據國情發展新增的題目。延續去年題目,今年再次調查了「總統是否應該推動憲政改革」,比起去年民眾有高度的支持度,今年民眾支持度下滑,我們可以發現因為總統和憲政機關的不作為反而會沖淡或是消散掉民眾的憲改熱情。針對兩岸關係,關於「承認或支持九二共識,可以保障兩岸人身安全(及財產)」的問題,支持民眾也增加了超過8%。這或許可以說明,中國處理李明哲案的態度,對於國內民眾思考是否接受「九二共識」的問題,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影響,代表民眾對於蔡政府目前面對「中國因素」的回應方式,不信任感提升了。

  去年民主平台曾經以民眾認為「前瞻基礎建設」哪些項目要優先的順序為題進行調查,當時長照和幼兒托育都還不是蔡政府前瞻計畫的選項,卻有30.5%民眾票選出來「長照」應列作政策推動項目的第一順位,而「幼托」則佔12.4%,居於第二名。但今年調查民眾對長照和幼托的政策竟然有高達77%表示不滿意,這也凸顯蔡政府政策規劃優先順序及社福資源配置上的失當。涂教授也特別提醒,除了民眾對社會福利政策高度不滿之外,蔡總統在世代正義、階級正義和性別議題上也是不及格的,包含年金改革有84%民眾認為未達到「年金永續和老年生活不虞匱乏」這兩大目標,有70.2%受訪者認為勞基法修法之後反惡化了勞工勞動條件。蔡政府嘴巴上將世代正義作為施政目標,但我們不論從年金改革、社福政策、能源政策、勞動政策等等受訪者都是很不滿意。不僅如此,蔡政府同樣漠視「社會改革」承諾,我們認為「拼經濟」絕非總統職務唯一功能,「社會改革」同樣、甚至更該是總統應設定方向、履行其政治承諾的重要一環,除了剛剛前面所說「年金改革」、「勞動政策」、「能源政策」未盡其功、向資本家傾斜以外,有關「同性平權修法遲延,蔡政府違背政治承諾且推託憲政義務」的議題,逾50%民眾都認為,這是蔡政府不願負起憲政義務責任的藉口,蔡總統選前承諾婚姻平權,但是前幾天柯建銘竟然表示選舉之前都不會處理同婚議題。以上這些都是民眾對於蔡政府推動社會改革治理模式有所不滿的一項信號。

  憲政體制部分,顏厥安教授表示,從相關的幾道題目來看,蔡總統已經錯過了絕佳的憲改機會,更糟糕的是,除非蔡總統支持度、支持度、信賴度大幅拉高,就算有機會連任這情況也不會有改善,恐怕也很難推動憲改。而台灣這個糟糕的憲政體制,也將繼續成為改革障礙,經歷了大政委/小部長;執政決策協調會;以及目前的超級總統府秘書長等古怪做法後,蔡總統也不知道還能變出什麼新的施政推動方式。民主政治本來是要依靠制度的「法治」,現在卻變成依靠陳菊個人政治能量的「人治」,實在相當遺憾。甚至可以這樣斷言,對民進黨支持者來說,民進黨可以繼續執政,民進黨可以換人做,也就是誰執政不那麼重要,蔡總統要想清楚用陳菊大秘書長可以撐一下場面,但同時也放出重要訊息,蔡的能力是不是不夠呢?民進黨是否也這樣認定呢?

  在「總統到國會進行報告」一題,去年和今年都有調查,去年贊成的有84.3%,今年降到78.8%,如果從政黨傾向的角度看,數據也是下降的,顏厥安教授認為,因為無法調查出動機故無法知道下降原因,但可以觀察到民眾對於蔡總統實踐諾言的決心已經弱化了,信心降低了,更可能是對總統有沒有能力實踐諾言產生了懷疑,這一點可以從民眾對蔡總統整體施政滿意度低弱看出來。多數民眾還是認為總統應該要到國會報告,但可能對於總統到國會報告有什麼作用是沒有信心的。顏厥安進一步表示,即便如此,「總統到國會報告」已經是蔡總統唯一可以靠自己來拉高和贏回人民信賴的唯一機會,參考美國總統每年的國情咨文演講經驗,這是強化和鞏固總統聲望很好的手段,很多民間公民團體都不斷建議,蔡總統應該要認真思考。

  憲政改革這一題,顏厥安教授表示,與去年相比較,支持憲改的力道已經大幅萎縮,去年還有跨黨派總共三分之二的支持度,今年只剩下55%。而明確不贊成的,已經站上31,不僅各黨認同者支持憲改的比重都下降,其中最明顯的,則是國民黨,由47的支持,狂跌18.3%到只有三成不到。這有可能是因為蔡總統是用民進黨主席身分,在民進黨全代會宣示要憲改,讓憲改有點成為「黨派」政見,反而讓國民黨認同者認為憲改是民進黨的權謀。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國民黨支持者總是擔心民進黨用憲改來推動台獨。但是即使民進黨認同者也下降8%;時力下降6%;中立者下降7%。原因推測也許跟前面類似,一方面對蔡總統的能力與決心有所懷疑;另一方面可能認為以現在民進黨的執政困境,還是先不要碰憲改。這是我們的推測。但無論如何,以修憲需要的高門檻來看,蔡總統現在的支持度是嚴重不足的。且「政治」上最關鍵的憲改領導者是總統,以蔡總統現在滿意度如此低迷的狀況,恐怕也無實力推動憲改。蔡總統錯過了憲改最佳的時機了!我們從憲改的這幾題也發現,台灣的改革能量已經漸漸消散了。

  「陳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協調行政、立法和司法等憲政機關」這一題,這原本應該就是有政黨差異的題目,整體而言不贊成有57.8%,但是值得注意,民進黨支持者「獨樹一幟」地以66.7%支持「菊姐」來「幫總統、管大事」,其他政黨認同,即使是泛綠的時代力量,也都明顯的「不贊成」。不過即使如此,也仍有24.2%民進黨認同者不贊同陳菊的這個角色。值得玩味的是,陳菊現在扮演的角色應該是總統要做的,如果說有三分之二的民進黨支持者肯定陳菊,是否就意謂著蔡總統已經「無力」領導,而只能依靠陳菊的「個人政治能量」來硬撐呢?是不是代表民進黨的支持者,也已經有極高比例,對蔡總統的「領導力」,投下了「不信任」票了呢?這當然是一種詮釋的角度。顏厥安進一步說明,除了憲政體制問題之外,如果讓陳菊繼續代行總統職務,反而讓蔡總統提前進入到第二任總統才會出現的「跛腳總統」的狀態,這不是好現象!還是再次提醒民進黨要維持憲政體制的均衡性,好好思考秘書長反而變成比較像總統,總統卻要繼續神隱下去了!

  關於兩岸關係和「九二共識」幾題,宋承恩表示從九二共識這兩道題目的政黨傾向比例可以看出,KMT支持的有84%,但民進黨支持者有八成是不同意的,時力也有八成以上不同意,社民黨更是高達九成。也就是說這題和民眾的政治支持傾向是相關的。宋承恩也提醒,九二共識到底代表什麼必須嚴肅思考,有些人會信以為這代表和中國維持和平關係,但如果這一表層的關係會使得中國的治權伸到台灣,難道這也是民眾可以接受的嗎?在「台灣面對中國企圖併吞時民主防衛機制是否足夠」一題,民眾對於台灣面對中國企圖併吞台灣軟硬兼施的各種手段,絕大多數的人(76.8%)回答是不足夠的,要解決這個問題,蔡政府當務之急可以做的絕對不是只有盡快通過兩岸協議監督的法制化,還包括國家安全性和防止人員和媒體滲透的意識與積極措施,台灣媒體被中資收買已經老問題了,因此媒體資金來源的透明化,這也是民主機制的健全。涂予尹補充,即便蔡政府面對中國問題有結構性的不利因素,但是蔡總統還是有很多當為之處。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洪申翰副秘書長針對「環境與能源」議題的調查,提出看法與回應。洪秘書長指出,從這份民調的數據顯示,有5成的民眾已經意識到從過去能源使用對台灣造成的污染和負擔的考量上,對能源使用的思維已經改變了。蔡政府2025非核家園,政策願景是再生能源要提高到20%、燃煤從40%降到30%、天然氣要從三成多提高到50%,確實蔡政府2025的能源目標是非核和減媒框架之下,這份民意調查可以說是肯定了這樣的目標,目標大家或許同意,但是如何從2018走到2025的這些目標呢?除了能源轉型之外,能源治理的能力才是真正關鍵,否則也可能會讓轉型後的綠能變成新的霸權!同時在這過程中我們也看到蔡政府的矛盾,明明是要減少燃煤比例,又為何需要興建一座新的燃煤電廠呢?興建深澳的一千多億難道沒有更好的作法嗎?最後一點也要提醒蔡政府和大眾,能源傳統利益集團的勢力是很龐大的,轉型的過程勢必造成很大的反撲,這也是改革能不能持續的關鍵,希望蔡政府可以持續履行2025能源目標,我們不悲觀也不樂觀,能源治理能力才是真正關鍵之一。凃予尹也補充,能源轉型政府有很多投資案,但是欠缺相關足夠的法規範和管理機制,未來是否會造成反淘汰現象的出現也必須思考。

  針對長照和托育方面的社會福利照顧制度,婦女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曾昭媛指出,民調顯示有超過四分之三的民眾不滿意照顧政策,甚至連民進黨的支持者也有半數不滿。執政黨為彌補財媛和服務人力不足的問題,以罔顧人民公共利益的做法,高度地向資本市場傾斜,將政府的照顧義務和責任讓渡給財團謀利。在長照方面,剛通過的《長期照顧服務機構法人條例》大幅開放壽險金融機構經營長照機構,幫財團大開財路,而賴清德院長也在516日宣布「私幼準公共化」政策將在八月上路,將幾百億元的公帑直接送到私幼業者口袋,卻又欠缺退場機制的相關規化,這難道不是慷人民之慨,圖利和對業者放水嗎?這明顯違背蔡英文總統選前提供的「擴大幼托公共化」政見。

  年金問題的惡化也是其一,這次民調題目調查,民眾是否認為年金改革有達成蔡總統自己選前提出的兩大目標,而不是問民眾個人是否同意或滿意年金改革,卻有超過八成的民眾認為並未達成目標,連民進黨支持者都有超過六成如此認為,可說是給蔡英文政府一記嚴重的警訊。蔡總統上任以來,優先處理僅佔老年人口約10%的軍公教年金修法,不僅未能達成「維持年金體系永續」的目標,更別提勞保基金已收支逆轉,預估數年後即將破產的事實。但對於其中九成以上老人公共年金保障不足的問題,始終沒有積極面對和提出對策。

  問卷第14題調查民眾對蔡政府勞基法修法看法,有高達70.2%民眾認為這明顯違背蔡英文總統選前「六大勞動政策」承諾,惡化了勞工的勞動條件,即便是民進黨的支持者,也有47.3%如此認為。年輕族群尤其不滿,2029歲的民眾更是高達 74.1%。蔡總統選前六大勞動政見不僅未能落實,更添頻頻跳票,加諸強行通過勞基法修惡,諸多選民改稱民進黨為「資進黨」也不足為怪。以上由此可見,台灣各個主流政黨的政策傾向已經更加明確迎合企業主及工商團體的利益,罔顧對勞工選民的政見承諾。未來影響台灣社會發展與民主政治的關鍵因素,已從族群矛盾、統獨爭議,逐漸成為階級公平與分配正義的議題。

  民眾如何看待民進黨處理「同性婚姻」的態度與法案進展一題,民調顯示有半數以上民眾(50.9%)認為選前承諾支持婚姻平權的蔡總統,至今在行政院和立法院毫無進展,明顯延宕和推拖憲政義務相當不負責任。大法官釋字748號解釋已宣告現行《民法》不允許同性結婚是違憲的法律狀態,有良心的政府應該是要迅速和積極解除任何違憲的法令,並非消極以對、互踢皮球。但行政院同婚專案小組從去年7月開始就沒有新進度,躺在立法院的法案也處停滯狀態,推託說要等行政院版草案送進來再說。對此,年輕世代中2029歲的民眾,有 64.6%表示蔡政府此作法相當不負責任。

  曾昭媛表示,從上述照顧福利、年金改革、勞動保障、婚姻平權等政策表現的民調顯示,民眾對這些政策的看法已逐漸超越了政黨傾向的認同框架,回歸對政策本身的認知與判斷。勞動保障、婚姻平權兩項政策,在年輕世代當中的不滿比例更高。

  陳昭如指出民進黨昨天公佈了一份施政評估報告,但這份報告和我們這份民調結果差別很大。以「同性婚姻」和「原住民族議題」這兩項做比較,去年釋字748號宣告之前、平台也曾經做過一個民調,結果顯示,不區分受訪者的政黨傾向,只有10%左右的受訪者認為用「公投」的方式來解決,這是所有選項中比例最低的。但是在釋字748號解釋公佈和公投法修法通過之後,原本多數人不偏好的選擇卻變成現在多數人要去追求的選項,這當然還有待看看第二階段連署的結果,這相當程度反映了人民不信任既有制度(特別是立法院)來解決問題。去年民調中,對體制信任度較低的KMT受訪者是較為不偏好用體制解決,相比之下民進黨和時代力量對體制有高的信任度,這兩個都有六成的比例認同由國會或大法官或兩者皆可來解決,但有意思的,到了今年的調查,KMT卻改變態度、認為應該要由體制解決,這些都是要傳達給蔡政府的訊息。陳昭如特別提醒,對同婚制度大法官給的期限是最慢兩年內,這不是執政者當作可以拖兩年的藉口。

  蔡總統就職時承諾原住民轉型正義也在本次調查範圍,有關原住民族土地正義問題,比較去年的題目,有過半數的民眾認為將私有土地排除在傳統領域之外是違背蔡總統承諾、是欺騙的行為。固然這次的調查中有過半比例不同意要全數歸還傳統領域,但我們要強調,這牽涉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卻仍有36%支持歸還傳統領域,這是蔡政府應該要留意的重要訊息。政府有義務告訴大家,為何還我土地對原住民族是重要的。從原住民族轉型正義、長照和托育等社會照顧議題,我們要質疑民進黨是要跟民眾弱勢站在一起還是跟財團站在一起?我們要再次強調,去年的我們調查結果顯示,台灣社會對社會民主是有共識的,但是今年的調查結果顯示的是,台灣社會對蔡政府沒有辦法實現社會正義,以及對於無法實現社會正義的不滿和失望也是有共識的!第二,觀察這些調查背後的政黨差異,雖然某些議題上可以超越政黨認同,但我們也發現,政黨認同仍然是有相當影響力,那麼民進黨在價值政策的領導上要如何領導民眾呢?這是我們相當憂慮和質疑,民進黨對於進步價值欠缺承諾,也會使得支持者對這些進步價值感到猶豫,這是今年民調透露出的最重大的危機。

  顏厥安從整體調查的數據上進行分析,他表示從數據上看來,泛藍支持者在迴流或是匯集當中,因為他們在這次民調所有的議題上傾向是類似的,但是,泛綠支持者在分流,泛綠指的是民進黨、時代力量、綠黨和社民黨等,他們在一些重要的議題上,例如說兩岸議題上是接近的,但是在社會議題上卻是分裂的。分流當中,時力和社民黨和年輕人(20~39)的偏好趨勢是非常類似的,甚至和中立選民也很類似。因為柯P問題大家在談台灣價值,台灣價值是否有兩種可能?這需要嚴肅思考。泛綠的分流顯示台灣可能有兩種台灣價值,差別在於是否積極支持進步價值。




※ 其餘各題之調查結果與分析,請詳見
涂予尹(對本次民調果之整體檢討)
曾昭媛(針對社會福利、年金、勞動議題和同婚議題)之發言稿
顏厥安(憲政體制與憲改議題)之發言稿
石忠山(原住民議題)之發言稿
陳昭如(2017年與2018年平台同婚調查之比較)

※ 各題調查結果及次數分配表,詳見附件:蔡英文執政兩周年民調調查結果



調查結果懶人包
























───────────────────────────


涂予尹  發言稿摘要

1.    在與過去相同或類似的問題中,可觀察到下列變化:
(1) Q5:整體滿意度偏低,甚至比半年前下降。
(2) Q6:認為總統應該赴立法院進行國情報告者,較1年前下降6%。認為不該者略增1%,差距主要在「沒意見」的受訪者,約增加5%。兩年的比較,其實沒有非常明顯的差距;不過這或許也可以看出,如果總統無心從「權責相符」的立場,主動進行政府體制上的憲政改革,則時間的因素將消磨憲法時刻,無助於憲政改革的推動。
(3) Q7:同樣的觀察也可以呈現在「是否應儘速進行憲改」的問題上。非常贊成+贊成的人,從(24.5%+42.9%)變成(14.1%+41.1%);回答沒意見的人微幅增加了(9%--> 13.5%)。
(4) Q10:關於「承認或支持九二共識,可以保障兩岸人身安全(及財產)」的問題,非常贊成+贊成的人,也增加了超過8個百分點。這或許可以說明,中國處理李明哲案的態度,對於國內民眾思考是否接受「九二共識」的問題,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影響。這也代表民眾對於蔡政府目前面對「中國因素」的回應方式,不信任感提升了。
2.    「新題型」或「追問題」的意義:
(1) 從「前瞻」到「長照」:
在去年的問卷中,相較於「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的「八大基礎建設項目」,平台的受訪者中,有30.5%認為「長照」應列作政策推動項目的第一順位,而「幼托」則佔12.4%,居於第二名。在今年的Q12中,就「蔡政府落實『長照』及『幼托』政策是否滿意」的問題,回答「不滿意」及「非常不滿意」者,高達77%48.4%+28.6%),這也凸顯蔡政府政策規劃優先順序及社福資源配置上的失當。
(2) 實踐「世代正義」不及格:
蔡英文在20158月競選活動中曾提到,民進黨如重回執政,將進行「實踐世代正義」、「改革政府效能」、「啟動國會改革」、「落實轉型正義」與「終結政治惡鬥」等五大改革,將「實踐世代正義」列為改革必要之首。可是,從執政2週年的問卷看來,受訪者對於「實踐世代正義」一項,普遍感到失望。
例如Q13「年金改革是否已達成目標」,「非常同意」+「同意」為0.6%+8.7%;「不同意」及「非常不同意」則為48.4%+35.6%
又如Q14「是否同意勞基法修法,惡化了勞動條件」的問題,回答「非常同意」及「同意」者,分別為28.6%+41.6%;回答「不同意」及「非常不同意」者,則為17.9%+5.3%
再如Q17「蔡政府是否應擺脫『核能或燃煤發電』的舊思維,改為優先從『節能或發展再生能源』出發」的問題,回覆「非常同意」及「同意」者,為15.3%+40.7%
從本項問卷的受訪者特色,屬「年輕」族群為多看來,上述兩項問題對於蔡政府而言,毋寧是項警訊。
(3) 漠視「社會改革」的承諾
近日以來蔡英文在就職兩週年的受訪重點,均集中在經濟政策。這雖然與媒體所設定的焦點有關,不過「拼經濟」絕非總統職務的唯一功能所繫。「社會改革」同樣、甚至更該是總統應設定方向、履行其政治承諾的重要一環。
除前所述「年金改革」、「勞動政策」、「能源政策」未盡其功,且向資本家傾斜以外,Q15有關「同性平權修法遲延,蔡政府違背政治承諾且推託憲政義務」的議題,表達「非常同意」及「同意」者,總計逾50%,這是民眾對於蔡政府推動社會改革治理模式有所不滿的一項信號。


顏厥安 引言稿

Q6 依照現行憲法,立法院可以邀請總統到國會進行報告。民選總統已經成為行政權的最高決策者,請問您贊成或不贊成「總統蔡英文應該到國會進行報告」?

贊成:78.8  (去年:84.3
不贊成:11.4  (去年:10.4

國民黨:83.1  (去年:86.18
民進黨:70.5   (去年:80.92
時代力量:74.8  (去年:86.13
中立:81.6      (去年:83.73


1.     78.8%的人贊成,總統應該到國會報告,比例非常高。雖然比去年少了5.5趴,但是贊成程度仍然非常高。
2.     不分黨派的答卷者都高度贊成總統應該要去報告。民進黨整體比較低,也仍有七成贊成。
3.     今年會減少了5.5個百分點的原因,並不清楚。但是以這個民調對蔡總統滿意度這麼低來看,可能有部分回答者已經對總統很失望,或者對總統的「能力」沒信心,因此不再抱有總統到國會報告的期望。這尤其反映在泛綠支持者。民進黨認同者去年沒意見的只有3.6趴;今年則有7趴。
4.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超越黨派,且連續兩年都獲得極高度支持,體制上也現成可為的「憲政作為」方案。就看蔡總統是否有「決心」去回應。
5.     我個人的判斷與建議是:這不失為一個,可能可以讓蔡總統從「民調谷底」「靠自己」(而不是靠賴神或陳菊)翻身上揚的大好「方案」。比起上一些媒體專訪,又老是講不出什麼有料或激勵人心的內容,一場在國會非常成功的演講,絕對是一個施展魅力,贏回人民信賴與支持的最佳機會。美國總統每年的國情咨文演講之經驗,可以參考。

Q7 總統蔡英文曾數次表示要推動憲改,並曾於去年民進黨黨代表大會表示將啟動憲改工程。請問您贊成或不贊成「蔡總統應該儘快推動憲政改革」?

贊成:55.2   (去年:67.4
不贊成:31.4  (去年: 23.6

國民黨:28.9 / 54.3  (去年:47.2/42.3
民進黨:86 / 5.4     (去年:94.33/5.2
時代力量:83.8 / 9.9  (去年:89.11/8.9
中立:52.1 / 31.3      (去年:59.33/23

1.     與去年相較,支持憲改的力道已經大幅萎縮。去年還有跨黨派總共三分之二的支持度,今年只剩下55趴。而明確不贊成的,已經站上31
2.     各黨認同者支持憲改的比重都下降,其中最明顯的,則是國民黨,由47的支持,狂跌18.3趴到只有三成不到。
3.     不無可能是因為蔡總統以民進黨主席身分,在民進黨全代會宣示要憲改,讓憲改有點成為「黨派」政見,反而讓國民黨認同者認為憲改是民進黨的權謀。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國民黨支持者總是擔心民進黨用憲改來推動台獨。
4.     但是即使民進黨認同者也下降8趴;時力下降6趴;中立者下降7趴。原因推測也許跟前面類似,一方面對蔡總統的能力與決心有所懷疑;另一方面可能認為以現在民進黨的執政困境,還是先不要碰憲改。
5.     以修憲需要的門檻來看,現在的支持度是嚴重不足的。且「政治」上最關鍵的憲改領導者是總統,以蔡總統現在滿意度如此低迷的狀況,恐怕也無實力推動憲改。
6.     我個人一向支持憲改,包括時代力量、社民黨在內的泛本土政治力也支持憲改,蔡總統的「公開說法」更一直是「要」憲改。各種客觀制度分析,也支持憲改的必要性。不過以現在的政治局面狀況,恐怕「客觀上」要憲改已經非常困難。蔡總統錯過了絕佳憲改的政治機會,非常可惜。
7.     更糟糕的是,除非蔡總統大幅拉升滿意度、支持度、信賴度,否則即使連任成功,在下一任期,恐怕也很難推動憲改。而台灣這個糟糕的憲政體制,也將繼續成為改革障礙,經歷了大政委/小部長;執政決策協調會;以及目前的超級總統府秘書長等古怪做法後,蔡總統也不知道還能變出什麼新的花樣。民主政治本來是要依靠制度的「法治」,現在卻變成依靠陳菊個人政治能量的「人治」,實在相當遺憾。
Q8 總統蔡英文希望新任府祕書長陳菊,擔任協調憲政機關的角色。依據法律規定,府秘書長是奉總統之命處理「總統府的事務」。請問您贊不贊成「府秘書長代表總統,肩負對外協調立法、行政、司法院等憲政機關的工作」?

贊成:30.9
不贊成:57.8

國民黨:14.8 / 73.2 
民進黨:66.7 / 24.2 
時代力量:38.7 / 52.2
中立:22.6 / 64.5    

1.     此一議題,既是憲政體制議題,也是陳菊這位政治人物的「個人」議題。背後當然也涉及蔡總統與民進黨的政治生態。
2.     此議題有明顯的「政黨分歧」,但並非「藍綠」分歧,而是民進黨支持者「獨樹一幟」地以66.7,支持「菊姐」來「幫總統、管大事」,其他政黨認同,即使是泛綠的時代力量,也都明顯的「不贊成」。
3.     因為小英執政嚴重落漆,修憲緩不濟急,為了擺脫執政困境,可以理解民進黨認同者,會高度期待陳菊來協助小英。不過即使如此,也仍有24.2趴的民進黨認同者,不贊同陳菊的這個角色。或許可以解讀為,民進黨支持者仍有相當比例認為「體制不宜」,這種比例其實已經超出我的預期。
4.     其他政黨認同中,國民黨有極高比例不贊成,可以理解。時代力量或中立者,也都有很高比例不贊成,也許可解讀為,有相當多人「客觀」上認為,這實在不是「總統府秘書長」該有的政治角色
5.     比較有趣的思考是:如果以陳菊在民進黨群眾心中受到肯定重視的地位來對照,是否也意味著,有三分之二的民進黨支持者,認為蔡總統已經「無力」領導,而只能依靠陳菊的「個人政治能量」來硬撐呢?(因為總統賦予陳菊的任務,根本就是總統自己該做的事情)
6.     答案如果是「肯定」的,這是否也表示,民進黨的支持者,也已經有極高比例,對蔡總統的「領導力」,投下了「不信任」票了呢?
7.     「大政委」的階段,很明顯是總統想要「干預/領導」行政院;「執政決策協調會」,大家感覺總統是想要「協調」的會議主席;到了目前陳菊超級秘書長階段,總統似乎已經要神隱,即使還不是「不能視事」,恐怕也出現了類似第二任才有的「跛鴨」狀態
民主平台2018.05.20檢視蔡英文政府執政兩週年 記者會


曾昭媛 發言稿

蔡英文政府執政兩年真面目,迎合財團企業利益,犧牲人民公共利益

針對問卷第12題,面對台灣人口急遽高齡化及少子女化的危機,蔡英文總統選前提出「社區照顧計畫」政見,承諾建立優質、平價的老幼照顧體系,但這次民調中高達77%民眾不滿蔡政府在長期照顧及幼兒托育政策的表現(48.4%不滿意+28.6%非常不滿意);甚至連政黨認同為民進黨的民眾中,也有超過半數表示不滿(45.7%不滿意+4.8%非常不滿意)

蔡英文總統選前提出的五大社會安定計畫之一為「社區照顧計畫」,但上任已有兩年,任期已過一半,照顧服務的建置速度仍相當緩慢,不符人民需求。這次民調顯示,超過四分之三的民眾不滿意照顧政策,甚至連民進黨的支持者也有半數不滿

依衛福部統計,台灣長照服務、2-6歲幼托服務的涵蓋率僅約四成,0-3歲的幼托服務連一成都不到(9.49%), 0-3歲幼兒90.51%由家人照顧,使女性承受照顧重擔及職場性別歧視的雙重煎熬

歸根究底還是財源及服務人力不足的問題。民進黨通過的長照基金財源主要倚賴不穩定的菸捐,不利於穩定推行長照政策,民間團體抨擊為「吸菸救長照」。政府公務預算不足的後果是,蔡英文政府居然開放財團來經營長照,大膽把長照服務交給財團,連國民黨過去執政都不敢做的事情,民進黨做了!

行政院長賴清德上任後對照顧服務員薪資偏低之功德說,激怒婦女新知基金會、民主平台等28個團體去年11月發出聯合聲明,痛批賴院長居然要照顧服務員把低薪與辛勞當成「功德」、「做善事」,不思如何改善照顧服務員之勞動條件以吸引本國人力投入長照工作,還幫財團大開財路,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機構法人條例草案》大幅開放壽險金融機構經營長照機構,往後壽險業者要臥床老人買保單輕而易舉,從長照需求的家庭身上賺取利潤,服務品質仍將難保,可預估壽險業財團將成為長照體系實質上的龍頭老闆,而非政府與人民。

賴清德內閣的幼托政策也同樣走向更高度的市場化,罔顧人民公共利益,違反蔡英文總統選前提供的「擴大幼托公共化」政見。賴院長516日宣布「私幼準公共化」政策將在今年八月上路,每年幾百億元的人民納稅錢送到私幼業者口袋,婦女新知基金會怒批此為「假公共化」、圖利私幼業者,又質問賴內閣並未向全民說明:將以哪些管理手段來促使私幼落實各項公共利益之要求?如果私幼做不到,退場機制究竟為何?這豈不是慷人民之慨,圖利業者又放水?

針對問卷第13題,總統蔡英文選前提出年金改革兩大目標:「維持年金體系永續」、「給付水準讓老年生活不虞匱乏」,但蔡英文政府兩年來僅進行軍公教年金的修法,尚未處理其他九成老人的年金問題,包括退休勞工、老農津貼、國民年金。這次民調中,高達84%民眾認為蔡政府的年金改革並未達成這兩大目標(48.4%不同意+35.6%非常不同意);甚至連政黨認同為民進黨的民眾中,也有高達67.7%認為未達目標(57.5%不同意+10.2%非常不同意)

蔡英文總統選前提出的五大社會安定計畫之一為「年金永續計畫」,並提出兩大目標。蔡英文政府選前選後都強調要做好年金改革,但從2016年召開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爭論一年,再到2017年立法院修法也爭論一年,歷次相關民調都顯示多數民眾對年金改革感到不滿。

持平而言,改革不是容易的事,尤其是牽涉到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之權衡,更加不易。不過這次我們民調題目問的是,民眾是否認為年金改革有達成蔡總統自己選前提出的兩大目標,而不是問民眾個人是否同意或滿意年金改革,但卻有超過八成的民眾認為並未達成目標,連民進黨支持者都有超過六成如此認為,可說是給蔡英文政府一記嚴重的警訊

婦女新知基金會、民主平台等45個團體去年1聯合聲明已向蔡英文政府疾呼,除軍公教外的現行各項年金制度問題,首要為年金給付過低、保障不足。台灣65歲以上老人約300萬人,最大比例是139萬人平均月領3791元國民年金(佔46%);63萬人月領老農津貼7256元(佔20%);退休勞工68萬人平均月領16179元勞保年金(佔23%。退休軍公教僅佔目前老年人口約10%,但蔡政府卻逃避九成老人公共年金保障適足性過低的危機,顯然無法達成年金改革的目標之一「給付水準讓老年生活不虞匱乏」,罔顧社會公平的分配正義

然而,即便是軍公教年金的修法,也沒有達成「維持年金體系永續」的目標。更別提勞保基金已收支逆轉,預估數年後即將破產。但勞保年金法案遲遲不動,可見蔡英文政府缺乏政治魄力,不敢在今年底選舉之前啟動勞保的改革。

即使日後通過了蔡政府千呼萬喚才提出的勞保年金改革方案,但仍缺乏基礎年金制度及人口政策等根本性的改革方案。因此,可預估各項退休基金破產的定時炸彈,只能再苟延殘喘一些時日:

涵蓋人口
收支逆轉、入不敷出的年度
原本預估破產的年度
經過這波改革後的預估破產年度
勞保基金
1,014萬人
2018年後
20279年後)
202911年後)
軍公教退撫基金
63.2萬人
20191年後)
203113年後)
203520501732年後,不同改革方案將有不同的延長效果)
國民年金保險基金
342萬人
203215年後)
205430年後)
政府這波改革不處理

婦女新知基金會、民主平台等各團體去年6月在立法院前記者會,指出年金危機主要來自人口結構急速高齡化、少子女化,年金制度失去了人口替代的世代平衡,政府明知未來人口結構畸形,推估四十年後的老人將為現今的兩倍,青壯工作人口將降至現今的一半,卻仍無政治魄力進行大幅改革,把老人丟給青壯工作人口,丟給家庭及個人去承擔。

政府本應將扭轉人口結構、提升照顧公共化服務、女性勞動參與率、增加勞動薪資、保障勞動條件…等政策當作施政優先,才能夠徹底處理年金危機,但蔡英文政府卻只想用調整年金財務參數的手段「繳多、領少、延後退」來延緩年金破產,也不敢趁此改革契機來建立更符合公平正義的全民稅收制基礎年金制

針對問卷第14題,今年初民進黨政府通過勞基法修法,鬆綁「七休一調整、輪班間隔調整、工時調整」的規定。這次民調中,高達70.2%民眾認為這已經違背蔡英文總統選前「六大勞動政策」承諾,更惡化了勞工的勞動條件(41.6%同意+28.6%非常同意);甚至連政黨認同為民進黨的民眾中,也有近半數47.3%如此認為(42.5%同意+4.8%非常同意);多數的年輕世代尤其不滿,2029歲的民眾中,高達 74.1%如此認為(36.2%同意+37.9%非常同意)

蔡英文總統選前提出的六大勞動政策主張為:縮短勞工的年總工時、扭轉勞工低薪的趨勢、支持青年與中高齡就業、保障過勞與職災勞工、公平的集體勞資關係;其中具體的政策主張包括落實週休二日、制定最低工資法及職災保險立法。

然而,蔡總統上任後,2016年底第一次通過勞基法的工時修法,將勞工原本「七休一」改為「一例一休」,選前提出的週休二日及不砍國定假日七天假的政見承諾跳票。

今年初民進黨政府第二次通過勞基法的修法,鬆綁「七休一調整、輪班間隔調整、工時調整」的規定,迎合企業主及工商團體的意見,放寬加班上限,變形工時更加彈性,擴大責任制工時範圍,把過去許多企業的違法現實就地合法。勞團抗議多日,蔡政府仍以國會多數強行通過。

過去一般認為民進黨比較親近勞工及勞團,國民黨比較親近資方及企業。然而,執政兩年,任期已屆一半,蔡總統的六大勞動政見仍未能落實,又強行通過勞基法修惡,許多民眾已改稱民進黨為「資進黨」

可見台灣各個主流政黨的政策傾向已經更加明確迎合企業主及工商團體的利益,罔顧對勞工選民的政見承諾。未來影響台灣社會發展與民主政治的關鍵因素,已從族群矛盾、統獨爭議,逐漸成為階級公平與分配正義的議題。

針對問卷第15題,蔡英文總統選前承諾支持婚姻平權,去年五月大法官748號解釋宣告現行《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乃為違憲,要求立法院在2019524日前完成修法,至今行政院與立法院修法仍停滯不前。這次民調中,有超過半數的民眾(50.9%)認為選前承諾支持婚姻平權的蔡政府延宕推托憲政義務(37.2%同意+13.7%非常同意);尤其是年輕世代,2029歲的民眾中,高達 64.6%如此認為(42.2%同意+22.4%非常同意)

蔡英文總統在2012大選的第一次競選時有提出全套的性別政見,2016大選前唯一提出的性別政策承諾卻只有婚姻平權。但蔡英文政府並未積極兌現婚姻平權的政見,2016年底跨黨派立委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初審通過了婚姻平權法案,民進黨團卻遲遲不啟動法案的朝野協商,推託說要等行政院版草案送進來再說。

去年五月司法院公布大法官釋字748號,要求兩年內完成同性婚姻合法化之修法。然而,去年7月後行政院同婚專案小組會議就不再召開,毫無進度。賴清德院長面對立委質詢時,承諾去年底前會把行政院版草案送進立法院,卻又跳票。民進黨團及行政院,皆以等待社會共識為藉口而擱置法案,遑論何時才要兌現蔡總統的選前承諾,不僅缺乏政治誠信,更是消極以對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的憲政義務。

綜合以上幾項民調顯示,蔡英文政府執政兩年的期中檢驗,多數民眾不滿蔡政府在照顧福利、年金改革、勞動保障、婚姻平權等政策的表現,民眾對這些政策的看法也逐漸超越了政黨傾向的認同框架,回歸對政策本身的認知與判斷。勞動保障、婚姻平權兩項政策,在年輕世代當中的不滿比例更高。

觀察這樣的發展趨勢,台灣的政黨政治可能重新洗牌,財團與企業的利益考量將更嚴重影響決策,但隨著時間變化,年輕世代的觀點與價值抉擇也有可能而逐漸影響各項政策取向。


­陳昭如  發言資料

民主平台20172018民調結果之分析比較
2017調查(大法官宣布釋憲結果前)應由誰來決定是否承認同性婚姻比較好:
(一)立法院19.2%(二)司法院大法官11.6%(三)二者都好22.4%(四)二者都不好36.6% ()公投10.1%
其中,不分政黨傾向的受訪者中,認為公投決定較好者,都是比例最低的,包括時代力量認同者。
國民黨認同與政黨中立的群眾,有最高的體制不信任度。國民黨41%、中立44%認為立法院與大法官兩者都不好,如加上公投,則國民黨有58.7%、中立有56%不信任體制。
民進黨認同與時代力量認同的民眾,則有較高的體制信任度,認為可由大法官、立院或二者皆可者,民進黨有63.4%,時代力量有60.5%。

2018的調查顯示,國民黨認同者中有60.8%、時代力量56.7%、中立者46.7%認為未修法是蔡政府推託憲政義務,但民進黨支持者僅有32.3%這麼認為。這顯示,在大法官宣布釋憲之後,連原本對體制有較高不信任度的國民黨,也認為體制應盡快處理,反而是原本體制信任度較高的民進黨認同者,卻多數(約六成)不認為有立法怠惰。

在大法官釋憲與公投法修正後,反同公投的提出,顯示原本不受多數人偏好的公投,卻成為被追求的制度選項。其支持度還有待觀察後續的發展。

關於國家是否應該承認同性婚姻,有人認為,應該由立法院來決定。也有人認為,應該由司法院大法官來決定。請問,你認為應該由誰來決定比較好?
總和
立法院
司法院大法官
二者都好
二者都不好
公投
政黨認同
國民黨
(19.5%)48
(12.6%)31
(19.1%)47
(41%)101
(7.7%)19
246
民進黨
(22.1%)43
(12.9%)25
(28.4%)55
(26.8%)52
(9.8%)19
194
新黨
1
1
2
7
4
15
親民黨
3
5
4
10
4
26
臺灣團結聯盟
2
0
2
2
0
6
時代力量
(24.8%)25
(10%)10
(25.7%)26
(28.7%)29
(10.9%)11
101
中立及看情形
(14.4%)30
(10%)21
(19.6%)41
(44%)92
(11.97%)25
209
無反應及其他政黨
8
4
10
12
2
36
總和
160
97
187
305
84
833

2018-520記者會 原民議題的幾點看法
石忠山
(陳昭如代)


2017調查
蔡總統去年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正式「道歉」,並表示將回復原住民族權利,追求歷史正義。今年「原住民族委員會」(原民會)卻將100萬公頃的「私有地」排除在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保障範圍外,使商業性的大規模開發,可以不徵求部落的知情同意,有人因此認為蔡總統「欺騙」了原住民。請問你是否贊同這個看法?
(一)非常贊成28.9%(二)贊成35.8%(三)不贊成20.6%(四)非常不贊成4.4%(五)沒意見10.2%

2018調查
蔡英文總統就職時承諾推動「原住民族轉型正義」。有人說「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全數歸還給原住民族」是回復原住民族權利的必要作法,請問您同意或不同意這個說法?
(一)非常同意6.8%(二)同意29.4%(三)不同意40.0%(四)非常不同意10.4%(五)沒意見13.5%

--------------------
即便行政院於510號通過了「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及權利回復條例草案」,算是為蔡政府承諾於任內推動「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繳出了小小的成績單,但是我們仍要在這裡提醒,妥善處裡原住民族的土地問題,終究是落實原住民族轉型正義最重要的一個環節,蔡政府因此應以嚴肅的態度來正視這個問題。

根據去年以及今年本平台所進行的問卷調查,我國有一定比例的國人認為,歸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是實踐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必要作法,並且有過半的民眾認為將私有地排除於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之外,是一種對原住民族的欺騙行為、假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我們的調查發現,在去年有過半數的受訪者認為將私有地排除於傳統領域之外,是對原住民的欺騙;今年則有三成六的民眾,支持傳統領域全數歸還,並有過半的民眾不同意。

雖然是否全數歸還以及如何歸還這些包括私有地在內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是一個高度複雜的政治工程,不少國人也確實對於這個問題有不同的認識與立場。但是,對於一個標榜追求「進步價值」的政黨而言,我們認為,以下幾點,是蔡政府未來在處理原住民族土地問題時應特別留意的地方:

1 政府應負起責任以各種可能的方式讓國人清楚認識原住民族土地在歷史上是如何流失的,以及根據歷史事實和道德良知來反省,國家應該如何返還原住民族這些「被偷走的土地」(the stolen land of indigenous peoples)
2 請蔡政府正視一個隱憂,那就是一旦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不納入私有土地,部落土地將會被財團給掏空,而且這並非危言聳聽,而是你我皆知,擺在世人眼前的事實,一個到今天,財團以其雄厚財力蠶食鯨吞原住民族土地的可怕事實。
3 請中央主管機關(原民會)善盡責任,以正確的法律解釋來定義何謂「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並且將原住民族土地權格(land title)的獨特性質向社會大眾說明,以避免國人對原住民族訴求返還原住民族土地的不必要誤解。
4 持續加速「原住民土海法」等法案的立法進程,排除和整合現有關於處理原住民族土地問題的歧見,並且找出最合理、正當的解決方案。

原住民族土地的問題不解決,原住民族就沒有真正的轉型正義的一天,而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是否應該排除或納入私有土地,又是整體原住民族土地問題中最為核心的一塊,我們在此呼籲蔡政府,如果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不是打假球,就請用認真嚴肅的態度,來面對原住民族同胞最關切的原住民族土地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support T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