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監事投書】宋承恩:被更名危機下的國際空間 - Taiwan Democracy Watch

最新消息

2018年8月16日 星期四

【理監事投書】宋承恩:被更名危機下的國際空間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宋承恩:牛津大學博士候選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

面對來勢洶洶,叫囂挑釁的哥利亞,如果牧羊人大衛英勇的撲上去近身肉搏,很可能不會有後來的大衛王。面對強國,小國的反制要用頭腦、有眼光,更要用對方法。

政府不應該對矮化台灣的國際企業,祭出懲罰或不利措施,因為這樣做,無效、搞錯對象,且有更好的方法。這不表示什麼都不做,而是要用聰明的辦法,擊中強國的要害。在析述之前,我們要先定義,命題中的「懲罰」,指的是什麼。

相關案例中,有些涉及台灣的國內法令。例如林口亞昕福朋喜來登酒店,酒店內部的選單標註「中國台灣」並掛上五星旗,雖然辯稱是依照其國際集團政策(萬豪集團在中國壓迫下,是最早將台灣掛上「中國」的跨國企業之一),但由於該飯店是在台灣經營,政府當然必須依據本國法處理此類問題。觀光局已表示依《發展觀光條例》,可處罰鍰甚至停業或廢止執照。

但針對矮化台灣的跨國企業祭出不利措施,例如交通部提議對其客機施以禁停空橋,調整時間帶等,由於涉及航空公司間的競爭,且是裁量權的行使,比較接近命題中的「懲罰」。這種措施,掉進中國基於政治理由擾亂競爭秩序的邏輯:如果我們以類似的想法做事,又怎麼能批評中國為了遂行政治目的不守國際規則?在尊重國際秩序上,台灣總要展現自己與中國的不同。

懲罰措施的不智,還不只是自失高度。若是以市場力量與中國拼搏,台灣注定拼不過。眾所周知,跨國企業之所以屈服於這一波更名行動,是因為顧及中國市場,以及擔心不配合的話,一旦被中國挑選為優先下手對象,將失去相對競爭優勢。在各家企業團結起來對抗中國不可能發生,其政府又不願承擔企業的立場與中國進行交涉(除了美國國務院如此要求以外)的前提下,中國的要脅得到一定程度的效果。台灣的市場,遠不及中國市場的經濟規模。以市場力量硬拼,不會改變跨國企業的決策。在台灣市場給某些公司不利待遇,是迫使他們退出台灣,吃虧的反而是自己。

何況,針對跨國企業下手,是搞錯對象。企業著眼的是利益,要的是穩定的經營環境,期待他們在台灣地位上採取立場,想太多。更何況,台灣至多也只能對在台經營的企業,施以不利措施。對於同一集團境外的活動(例如萬豪國際網站)、網路訂房網站、乃至谷哥等虛擬世界的經營者,對台灣的稱謂,難道要一一去注意更正?針對企業,不但備多力分,更使自己只著眼於表相結果,忽略了問題的根源:中國對台灣國家地位的否定。企業只是不吃眼前虧;要解決問題,必須針對背後的中國。

中國所發起的更名運動,是希望在名稱上反映它對台灣的主權主張,進而在國際上形成風潮,或者一種政治正確,讓在國際走動的人「口稱」台灣為中國一部分,進而影響意識上與心理上的看法,再導引到行動。華人文化喜歡「必也正名」,雖然不會立即抹滅台灣的存在,但我們對此波效應,不能輕忽。

朝野不是一致主張「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嗎?賴院長引為務實綱領的黨綱,不是主張憲改民主化後的中華民國,是有別於中國的國家嗎?就讓我們面對歷史與事實,以國對國的姿態,面對中國吧!若是中國要藉由更名,昭告世界台灣是它的一部分,就是在逼迫台灣,為求保有自己的地位與鑑別度,不得不處理國家地位的問題:你要正名我為「中國台灣」,我只有正名自己為「台灣」;你要否定我是國家,我只有對你主張我是國家。挑起爭端,改變現狀的,是中國,台灣只是被迫因應,因為沒有人可以禁止台灣放棄自保。

中國的更名運動,造成台灣的尷尬:國名上、護照上還有「中國」,挪威的留學生如何狀告挪威政府把他們的國籍註記為中國?自己的國航,名稱上還有「中國」,如何要求外國公司不把台灣註記為中國?這一切的矛盾,誰挑起的?不是中國自己嗎?

這些事,是台灣政府早該做,也是自己可以做的事。過去或因為國際的制約,無法做到。中國在國際上的強勢與霸道,其實創造了台灣的空間。國際秩序在變動之中,要達到新的平衡,取決於各方的行動。這些,才是台灣政府真正該採取的反制作為。


原文連結:【蘋果即時新聞】宋承恩:被更名危機下的國際空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support T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