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監事投書】簡錫堦:調高基本工資如何勞資雙贏? - Taiwan Democracy Watch

最新消息

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理監事投書】簡錫堦:調高基本工資如何勞資雙贏?


◎ 簡錫堦:反貧困聯盟召集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


最近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決議,明年基本工資月薪將調漲為二萬三千一百元,時薪調漲至一百五十元,調幅約百分之五和七左右。勞方認為不如南韓,希望調到二萬八千元;資方堅持當前景氣低迷經營艱困,反對每年調薪。勞資都不滿意,怨懟連連。

南韓大幅調高「最低工資」勞工並未得利

前陣子,南韓最低工資調漲百分之十點九,遠不如文在寅總統宣示的百分之十六,工會極度不滿而上街抗議。中小企業無法承受這麼高調幅,認為是單方面的決定,拒絕遵守,揚言關門或減產、裁員對應,恐造成勞工失業或減少收入的後果。
南韓在七月將工時上限從六十八小時降為五十二小時,原本以為企業會增聘勞工,補足勞動力,但許多企業並未增聘員工,而以提前打烊來因應。勞工不但未因縮短工時賺到加班費,所得反而不如以往。這次最低薪資調漲衝擊更甚,勞工未蒙其利恐再度受到傷害。調高最低工資不是靠「硬道理」,而是「理念共識」和「政治藝術」的運用。

瑞典模式的勞資協議為何不能適用我國

備受稱讚的「瑞典模式」,並無訂定最低工資。一九三○年以前,瑞典是歐洲罷工最多、最慘烈的國家,勞資歷經慘痛教訓之後,在薩爾茲耶巴登進行協商,共同決議全國工資及勞動條件規範,並每年召開一次協商會議。從此瑞典少有罷工,促進勞資雙贏,經濟快速成長,這是締造「瑞典模式」的「薩爾茲耶巴登協議」。
各國都想學瑞典,但由於缺乏如瑞典般強盛的工會組織力量,很難進行對等有效的協商。德國過去也依賴勞資協議,但工會勢萎,無力調高工資至合理水平,去年不得不由國會訂定「最低工資法」,委由國會決議工資。
我國工會組成率不及百分之七,比起瑞典的八、九成勞工都加入工會,實力天壤之別,基本工資調整皆仰賴政府的「恩賜」。不論藍綠執政都偏袒資方,雖年年經濟成長,卻連續十年凍結基本工資調漲,工資總所得佔GDP比率從百分之五十多逐步下墜到四十,資方囊括成長利益。由於企業過度依賴低工資,不思產業升級,我國遂被擠出四小龍之外。

我國喊價式的「基本工資」有何問題

基本工資審議會議,由勞資政和學者組成,開會時勞資憑各取所需資料進行「喊價」,最後都由政府拍板決定。過程中喊價競技,徒具形式實無功效。
一九九二年以前,一度曾是運用計算公式,依據經濟成長率、勞動生產力、物價指數變動及平均薪資的成長來計算。後來資方否定公式,審議會議淪為菜市場喊價,熱鬧有餘卻毫無效率,也無說服力。。
國際勞工組織「第一三一號公約」載明:關於最低工資訂定,指示應以「勞工及其家庭需要」為主,滿足生活支出及社會給付需要。生活成本指標是最多國家採用的指標,因此依據「每人每月最低生活費」乘以「就業扶養比」的計算公式,最符合國際勞工公約的精神。若以此公式計算,基本工資即能達到蔡總統所期許的三萬元水準。

兼顧勞資雙贏的理性選擇

以公式計算適切又合理,但如一次調高逾一成的工資,對企業衝擊過甚,勞工恐無法獲得實益,南韓經驗足堪為戒。這次百分之五到七的調幅適中,但薪資水平仍落後同級國家,政府可預告將來以公式為基準,但調薪上限不得逾一成,漸進調高降低衝擊,勞資皆可預知未來薪資,提早因應,或許是勞資利益的平衡點。
政府要兼顧社會因素與經濟因素的平衡,如欲調高薪資縮小貧富差距,也得讓企業獲利永續發展。企業若能勇於斷絕對低工資的依賴,藉由調薪刺激產業升級,創造更多附加價值產品,增強國家競爭力,才可能共創勞資雙贏局面。


出處:【中學生報 時代論壇】調高基本工資如何勞資雙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support T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