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監事投書】簡錫堦:為何我從「恐同」到積極的「挺同」 - Taiwan Democracy Watch

最新消息

2018年11月22日 星期四

【理監事投書】簡錫堦:為何我從「恐同」到積極的「挺同」

為何我從「恐同」到積極的「挺同」

◎ 簡錫堦:反貧困聯盟召集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



鄉下人北漂到台北,對台北女性大膽暴露的穿著難免有"不成體同"的批評,日久也不以為意。

同性戀更不容於傳統保守觀念的「下港人」,認為那是心理變態的病人。看李安導演的《喜宴》,第一次看到同性戀者的故事,在喜劇的鋪成下稍卸恐同心防。

從事社運較關心弱勢者的處境,也接觸關心同性議題的朋友,甚至同性戀者。當婦女新知和性別平等團體發起「多元成家、婚姻平權」運動,受邀去講「社會運動的議題分析、策略和行動計畫」,互動中傾聽許多同志朋友的故事,驚訝社會歧視帶給他們是如此大的痛苦,認為婚姻平權將是當前人權的首要運動。

反省自我的偏見,我好像站在迫害同性戀一方,丟他們石頭、判他們死刑或以精神病犯強制治療的迫害者。

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因素,醫學研究仍有爭論,但我在公園看過兩隻同性戀狗狗,交互作愛,也在動物頻道看過企鵝及其他動物同性戀事實,較相信同性戀是先天因素。

同性戀者與常人無異,歷史上許多偉大科學家、藝術家...是同性戀者,他們對世界貢獻頗巨,現在有不少國家領導人也是同性戀者。在台灣刑事統計,同性戀者犯性侵或性暴力事件,比率遠低於異性戀者。為何我們不能以常人接納他們,給予免於恐懼的生活?

支持同性戀婚姻平權,只是尊重其婚姻的自由權利,並不侵害異性婚姻的權益,只求平等婚姻權利而已。先進國家已有25國立法保障同性戀婚姻,我國大法官第748號解釋,不許同性結婚,違憲!

同性婚姻平權已是國際趨勢,台灣人何苦逆流阻擋?一起努力成為亞洲第一個婚姻平權國家,讓自由平等榮耀再次綻放於這塊土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support TDW